唯有祂能告诉你:一个基督徒的爱情和婚姻之路

结婚以后,跨进了一个新的领域。回头看看那些不婚的朋友,又看看教会中未婚的弟兄姊妹,有一些话想说却说不出来。我想,把自己走过的路化为文字,见证主耶稣一路上奇妙的带领,也许是比较合宜的方式吧。 以下就是我从小到大的一些爱情故事。 生性腼腆的大孩子 我出生于台南的一个小康家庭,父亲是一个职业军人,母亲是国小教师。他们生性中内敛、拘谨的一面,大多沉淀在我身上。当哥哥带着弟弟去曾文溪看水鸟、找石虎的脚印时,我却坐在客厅的地板上,静静看着中外文学名著。弟弟把开肠剖肚的蟑螂丢在眼前,我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突然从小胖弟变成了大孩子,个性却还是一样腼腆。当时,班上有一位情窦初开的女生,大方地向我表示想要和我做朋友。我当然知道「做朋友」是什么意思,于是心中起了很大的恐慌,立即拔腿就跑。那个女生却不放过我,也跟着拔腿追来。两个人就这样在校园中绕着好大的圈圈,一圈又一圈地跑着。 事后我成了大家的笑谈,那位女同学长大后却成了警察,一年又一年地追赶着坏人。 专注于爱情以外 上了中学以后,开始对爱情有了向往。可是一面课业繁重,一面又有许多的好哥儿们要交,所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不得已要和女孩子打交道时,我就眼观鼻、鼻 观心,深怕一个不小心,看了不该看的地方。有些长得很可爱的女生,我还是在厚厚的毕业纪念册上,才看清楚了她们的长相。 高中就读台南一中,当了社团社长,开始热衷于社会议题,暂时放下对男女交往的好奇心。只是在路上、在火车上看到女学生,还是会很青春地把一中的书包甩来甩去,像一只军舰鸟炫耀深红色的喉囊。 回想起来,是主的保守,使我在青春期没有太被爱情搅扰。否则依我的个性,可能早就因为感情不遂,从某个高楼一跃而下。 被女生拒绝,绝食一周 十九岁的那年,由于高中三年很忙,就只有课业不忙,所以我没有考上国立大学,默默来到了辅大。 当时,我虽然对主耶稣有了兴趣,但更有兴趣的却是爱情。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在大一就和女生交往,弥补十八年来的空白。有一次,我跟着同学去台北跳舞,灯红酒绿,回来时和同班的女生一起坐出租车,下车后吐了个稀巴烂。这个女生,后来就成为我锁定的目标。 仗着自己文笔不错,我在一夜之间连写七封情书,像夺命金牌一样地丢进这个女生的信箱。可是对方却回了一封简短的信函,说我们不适合。当下我受了严重的打 击,躺在床上不肯起来,也不肯去上课。室友也不敢说什么,任凭我在宿舍里躺了一周。我不吃饭也不洗澡,更不想刮胡子,整个人就像荒废的空地一样长满了野 草。 那一天,自己一个人躺在房里,心中忽然动了一个念头: 「为什么不呼求主耶稣的名呢?」 说也奇妙,我自己原本不知道如何呼求,那是初到辅大的时候,为了探望一个高中认识的学姊,大老远跑到师大;学姊把我带到一位弟兄那里,讨论了一些信仰问题,又教我如何呼求主名,与这位耶稣更亲近。 于是在空荡荡的宿舍中,我开始一遍又一遍地呼求主名: 「喔,主耶稣!喔,主耶稣!主耶稣!我需要你!」 呼求着呼求着,郁闷的心情忽然就开了。天花板上彷佛有一道瀑布,不断地把喜乐浇灌下来。我知道自己在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要笑;我越是呼求,瀑布的冲击就越强烈,笑得也就越开心。最后,一个微小的叹息从心中响起: 「起来吧,洗澡吧,吃饭吧!」 我乖乖坐起来,把自己打理好,还外出吃晚饭。室友们回到宿舍,看着脸颊光滑的我十分惊讶,可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那之后,我就积极跟着学长们参加聚会,参加教会的各样活动。学期即将结束的某一天,我决定和这位救主立约,受浸归入祂的名。寒假过后,我更住进了弟兄之家,和一群清心呼求主的同伴一同生活。 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 经过这些历程,以为自己的情感不会再动荡。但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祂知道我的生命仍然是很幼稚的;祂许可我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遭受波折,为要借着环境训练我,成为更合乎祂心意的人。 我还记得那是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家中经济突然遭逢剧变。母亲被互助会的会员牵连,欠下了七八千万的债务。当时我因为有了一些学习,知道凡事都在主的手里,没有一件事是未经祂许可而发生的,所以我只是低头敬拜,感谢祂给我机会,脱离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糜烂生活。 但在感情的事上,我又开始波动起来。看着未信主的父母因债务而争吵,甚至恶言相向、分居南北,我不禁羡慕起教会中那些和乐融融的家庭。我下了一个新的决 心,就是一定要娶一个教会的姊妹,而且要爱主的姊妹,建立起一个可以作榜样的家庭。好友和富家女在外同居,我一点也不羡慕;未信主的女同学借机接近我,我 一概装傻,让她们知难而退。 然而说也奇怪,在几年之间,我向教会的长老陆续提了几个姊妹,但个个却都是「现在进行式」,可说我的提名是百发百中。最后一次提名失利时,家中的经济也越见困窘,我开始胡思乱想,乃至极度自卑起来: 「也许,神的旨意就是要我孤独一辈子吧?」 「也许长老就是看我没钱,不想帮我介绍姊妹吧?」 夜晚,我常在施工中的新庄运动公园绕圈圈,一圈又一圈;有时候躺在椅子上,希望就这样等到天亮。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个人祷告的生活,没有关上 门与神私密交通的生活;一切都是很表面的,好像一棵植物没有根,只能随着河流往前而去;所以当暴风雨来临时,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经过了一段灰心又沮丧的日子,我不再理会主耶稣细小的声音,决定放弃学业打道回府,和母亲一起留在家乡打拚。 人生中最熬炼的岁月 母亲退休以后,一直在经营着幼教和安亲事业。因此偿还债务的本钱,除了土地、房产和积蓄,以及每年的退休俸,就是靠着这个事业撑着。 为了帮忙母亲,哥哥读研究所期间几乎都在开娃娃车,差一点满江红而被退学。现在我回到家中,自然也开心不起来。有时债主来了,还必须说些虚谎的话保护母 亲。被砸玻璃、甩耳光、用花瓶砸头这一类连续剧的情节,在我们简直是家常便饭,一点也不稀奇。有时当着学生的面被债主大声斥喝,把你的祖宗十八代都骂尽 了,回头还得继续上课,教他们做人处世的道理。 我作好一辈子埋首乡里的打算,不再奢望建立自己的家庭。因着没有任何娱乐,连电视都累到不想收看,所以我唯一的娱乐就是写诗歌,把自己的苦乐都深深地向主诉说。在书写的过程中,我一点一滴恢复对祂的爱情,也就从那个时候,我发现真正值得一辈子去爱的,就是主耶稣。 又一次远离耶稣而流浪 又过了几年,我默默向主许愿: 「主啊,从小到大,我常常没有把事情做完。这一次,我想把这一件好好完成。求你带我完成大学学业。」 正好那时还债也到了一个程度,经过母亲的同意,我开始准备大学考试。认真读了一个月的书以后,我考上了师大,并且向教会申请入住弟兄之家。当年我学会呼求主名的地方就是这里,主的带领真是奇妙极了。 然而,当主的手活生生显在眼前,竟也是再次流浪的开始。 二十六岁重返校园,当然很珍惜。于是我先是专注于学业,继而有如夏天的蝉声一样聒噪,打从心底渴望起爱情。除了在大安公园绕圈圈,还每天苦摇呼啦圈一万 下,让自己在一个月内瘦下十几公斤。这样,我的心离主耶稣越来越远了。我又开始自顾自地提名喜欢的姊妹;可想而知,连续几番失利以后,又把自己推向了无底 的深渊。 「主啊,我已经快三十岁了,给我一个姊妹,难道是过分的要求吗?」 「这不是别的,一定是你的意思。主啊,我讨厌你的意思。」 越来越执拗的我把心一横,干脆沉迷于文学创作中。在反反复覆要主不要主的挣扎中,我搬出了弟兄之家,住到遥远的板桥去。即使还留在教会中,但却已经心灰意懒,做个挂名的基督徒也就是了。 奇怪的是,越是不想爱祂,越发现自己不能没有祂;越恨祂不为我预备,越发现自己是非常在意祂的。也许这种怨艾和夫妻之间的感情是很接近的,只是当时的我还是太年轻了,不能体会这些微妙的情愫。 奉献自己的爱情和婚姻 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当人放弃一切的挣扎,神就做事。 二零零九年的春天,我已经毕业了一段时间,对于结婚也已经不再执着,慢慢也恢复了一些聚会。有时甚至心想,一辈子单身也不错。 当时我在业余时间作武侠研究,很有一些成绩,有些还是独步全球的。结了婚,钱就要花在刀口上,不能随便用在这些兴趣上了。 这时一位比我年轻的弟兄却跑来告诉我,他觉得我应该结婚了。如果我结了婚,或许就会积极起来,在教会中尽上更大的功用。 (难道你不知道,我就是为了这事弄得筋疲力尽吗?难道你不知道,如果主没有吩咐,现在的我不敢轻举妄动吗?) (交往这件事,很容易伤害一个人,特别是我这种人,你知道吗?) (通常主比较祝福那些有用的弟兄,像我这种软弱后退的人……) 虽然我心中在吶喊着,自我辩证着,但还是很客气地告诉弟兄,说我会好好考虑。因为我已经不敢那么自作主张,也不敢太快表态了。 我坐在沙发上,里面轻轻转向主耶稣,忽然感觉可以试试看。 也许这位弟兄找我,就是主的意思。他是我们那个小区的区负责,也许是主感动他,要他向我说话。所以我告诉自己: 「这一次,能不能不要坚持自己,让主自由一点?」 我又对主说,如果要我成家,但愿这个家能被你使用。 于是我把两个名字告诉了这位弟兄。 经过一番安排,我开始和其中一个名字,也就是其中一位姊妹到一对夫妇家中,让他们居中撮合,并且约定了第一次的晚祷。 在晚祷过后,我们又约定了下一次。挂上电话,我发觉自己还是非常迷惑,不知道这位姊妹是不是主所安排的。走在捷运站的月台上,我提着东西喃喃自语着: 「唉,好可怕,我已经不年轻了,禁不起再一次的挫折了。」 说也奇怪,心中轻轻冒出了两句话: 「不要怕,只要信!」 好像一个人不经意地走过月台,轻轻地放下一个礼物。 我知道那就是主,于是低头敬拜并感谢主。 果然,在第二次的晚祷中,我和姊妹彼此的心意相通了,不必说什么就知道对方的意思,而且非常的喜乐。于是我们又敲定了第一次的约会。在母校师大的附近,我找了一个异国情调的餐厅,和她聊了一个多小时还意犹未尽。 当我准备送她回家时,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姊妹竟然对我说: 「我们不要坐捷运回去。走路回去如何?」 从师大走回板桥,大约要一个多小时。这种事情虽然我常做,但和一个女孩子约会,打死也不会想到让她走路。想不到她竟然主动提了出来! 「好,我们走回去!」 这一段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是我永远难忘的路程。我们走过万华,走过溪水之上的大桥,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公车站牌,沿途有说不完的悄悄话。我牵着姊妹的小手,心想一辈子要是这样走下去就好了。 从那天起我们天天打电话,一起祷告,问候对方今天好不好。 又过了十几天,我打了一通电话,告诉她我们应该结婚。 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一年以后,我们顺利结婚了,这位手牵手的姊妹成了我的妻子。 那一年,我三十四岁,在公司里担任一个卑微的职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成就,在教会中也没有特别显著。年轻时的锐气多多少少磨掉了一些,看事情的眼光也改了一些,但整体来说还是很不成熟,不值得主为我打算什么。 但我竟然等到了梦寐以求的姊妹,我的姊妹也一如她祈求的,得到了一个爱她的弟兄作为丈夫。 我的妻子不是名校毕业,不会任何乐器,唱歌也不是很好听。 她对我写的诗一点兴趣也没有,对我的武侠评论更是倒头就睡,有时还会对书房中成堆的旧书有意见。 她长得还可以,可惜也不知道为什么,常常突然就胖起来。 她不习惯「温柔」这件事,反而像妈妈一样管东管西,整天都在纠正你。有时候你看着她,会产生自己正被捏着耳朵的错觉。 她得救才短短几年,也不是特别爱主。 我们之间毫无共通处,除了容易发胖,以及都喜欢吃东西。非得多说一项的话,那就是我们都会盯着彼此,心里想着: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 可是她的确是我的另一半。我们之间不需要装假,正如我们在主耶稣面前不需要装假。我们一起祷告的时候,所有的差异和难处都消失了,彷佛回到那一天走过许许 多多的路,走过恶水之上的大桥。只要主还陪着我们,我们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不会对前途感到茫然失措。我们甚至可以超越外在的环境,先为神的国和神的义祈 求,也为许多黑暗中的人们祈求。 如果没有主多次的拦阻,也许我永远没有机会得到这位亲爱的姊妹。我的人生可能会是另一种人生,或许比现在的生活更令人欣羡。可是我却比较满意现在的人生,以及这一位无可取代的妻子。 是的,一切都是神的美意。仔细回想,是主耶稣奇妙的主宰,连我的悖逆和荒唐都能被祂调度,叫我在千折百回中看见祂的自己,以及我的自己。 这样的千折百回不光是为着我,也是为着其他人的。在教会中常有许多未婚的弟兄姊妹。有时他们静静坐在那里,什么也不说,但他们的眼神却告诉你: 「当然呀,你是已婚的人了,你不会懂我的感受。」 有时我会倚老卖老,试图在三言两语之间,传输一些人生经验和大道理。另一些时候,我虽然什么也没说,却在心中悄悄告诉主: 「主啊,是的,我不懂,但是你懂。求你帮助这位亲爱的圣徒。」 结语:唯有祂能告诉你 结婚十个月以后,我告诉亲爱的妻子: 「当年重返校园的时候,我向主许愿,一定要拿到文凭,有资格参加全时间训练。现在我就快三十五岁,快要到参训的上限了,我该怎么办呢?」 全时间训练是为青年人办的一种训练,让他们可以在教会中更尽功用,其中也有好些人结业后成为传道人,在全世界各地传扬福音。 可是如果我参加了,就得辞去现有的工作专心受训,而且会整整两年离开姊妹,只在周末和特定假日回到家里。姊妹当然告诉我: 「不可能,我不会答应你去的。」 又过了一阵子,她主动跑来告诉我说: 「算了,你这么零零落落,我看你还是去训练吧。」 我再度低头敬拜主,并且在来年的春天,成为最后一个递出报名表的人。像我这样一个失败的基督徒,竟然能够参加训练,我还能说什么呢? 现在我的故事已经说完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曲折了一点。由于没有一个人能够复制别人的命运,所以主也不会为你预备一条相同的道路。我所说的故事,对你也不过就是一个故事罢了。 然而河水虽然弯弯曲曲,最后却都汇成一流,涌向浩瀚无边的大海。当我们把自己给神一点点,神就能得到一个支点,把比全宇宙更大的宝藏给你,这一点是放诸四海皆准的。其间也许必须学习很多的功课,但每经一个功课,你就享受这个宝藏更多一些。 也许爱情和婚姻就是你现在的功课。当你努力为自己争取什么,有时什么也不会得到。但当你把自己上好的爱情先给主,每天更新地奉献一些些,或许就会发生比奇妙还要奇妙的故事。 这个故事究竟是怎么样的故事呢? 我也不知道。现在我只想唱这样的一首歌〈唯有祂能告诉你〉: 一 若是你接受主的救恩,你的人生将会有奇妙的改变 也许你不信他们所言,但已有无数人见证了他们的看见 这种得救才会发生的奇妙故事,唯有接受祂的人才能心领 使你不再疑惑生命的价值,所有的智能都要开启 祂要将一切缘由都启示给你,让你知晓宇宙创造的奥秘 没有人能够知道你存在的意义,唯有祂,唯有祂能告诉你 二 你我原来都是局外人,但主耶稣的爱却要临到我们 只要你愿意接受此恩,神的国及祂的道路就会向你显现 这种得救才会发生的奇妙故事,唯有接受祂的人才能心领 使你不再疑惑生命的价值,所有的智能都要开启 祂要将一切缘由都启示给你,让你知晓宇宙创造的奥秘 没有人能够知道你存在的意义,唯有祂,唯有祂能告诉你

Continue reading

基督徒的家庭为什么美满?3大指标

我们的家乃是信的家庭,正如加拉太书保罗所说,我们这一班人的家乃是『信仰之家』。 这是我们的第一个记号。我们的家是『信仰之家』,满了『信』,对主满了把握。我们的『信』是在3方面;这3方面就是健康的家该有的情形: 壹、以基督为元首、为中心 你的家,基督是主吗? 每一个基督徒的家庭几乎都有个牌子-『基督是我家之主』。但是大部份的牌子,都是孤零零的挂在那里,很少在灵中互相辉映。因为,牌子是挂了,但是多少的家是比谁的声音大。这个世界就像当初钉死主耶稣一样,乃是他们的声音得了胜。今天在地上你如果声音不大,你就很难得到你所想要的。为什么人要示威游行呢?就是要人听见他的声音。那家中呢?也常是看谁声音比较大,谁就比较有权威。 在凡事上『基督是我家之主』,什么事都问问主,看祂怎么说、圣经怎么说、祂的话怎么说、祂的旨意怎么说。你如果能够这样,大概凡事就能以基督为元首。不只以祂为元首,也以祂为祝福、为供应、为源头。 许多人信了主,一面感恩、又一面埋怨,觉得说:『主阿,我现在才知道一切都在你的安排之下。主阿,你竟然给我这种的家、给我这样的丈夫、给我这样的妻子。』有的孩子又埋怨说:『你竟然给我这样的爸爸。』也有父母埋怨说:『你为什么给我这样的儿女。』有的夫妻说:『我们两个没有这么怪,怎么会生出这么怪的,一定是主来对付我们。』但你要知道祂是『祝福的源头』,你如果常对主说:『主,谢谢你,给我这个丈夫是你的祝福。』『主阿,谢谢你,给我这个妻子是你的祝福。』事实上主就照你一切所说的,给你成就。 神是祝福的源头 不要怕!从外面到里面,你的孩子是怎样长大的?是在主的祝福和供应下长大的。哪个孩子没有出过危险呢?哪个孩子没有出过怪事呢?哪个孩子没有从楼梯滚下去过?祂是保护的源头。你的孩子能够大长是祂的祝福、你的孩子能得救是祂的祝福,我们仰望主的祝福临到我们身上。 养育儿女不简单。但是,父母应要为他们向主感恩,也要把他们交在那位祝福者、那位供应者的手中。父母不是祝福的源头,却是撒种的源头。引用一句倪柝声弟兄的话:『中国人说,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但我说,天下尽都是不是的父母。』这句话要听懂,作父母的要知道,天下尽都是不是的父母,如果一切祝福的源头是『我』,那孩子就惨了。要相信主才是他们祝福的源头、供应的源头。『主阿,我们不是源头,我们只是管道;主阿,愿这个管道通畅,能让你自己带着一切的爱和祝福流到他们身上。』 有的时候孩子说:『讨厌!又下雨了。』你就要说:『主阿,赞美你,雨是你造的。』让孩子知道祝福供应的源头是主,不要随便骂天,不要随便骂下雨。他们不知道骂下雨就骂到主耶稣。要告诉他:『祂从天降雨、赏赐丰年、使人饱足。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都是出于祂,如果台湾半年没有雨,就麻烦了;没有雨是咒诅的象征,但感谢主,我们一切以祂为供应和祝福的源头。 贰、以召会为家 我喜欢跟我妻子在一起,但是若没有召会,我的生活会是孤单的、可怜的、凄凉的。 召会是我的家,圣徒们是我的安息和满足。召会是我们的家,我们夫妻俩的家是放在父老们中间,他们如同我们的父;放在青年人中间,他们就是我们的弟兄姊妹。我们的家也有许多的孩子,你们的孩子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但愿我的孩子也像你们的孩子一样。在我刚开始事奉主,孩子慢慢地长起来,我就对其他人说,有时候我看不见孩子,你们看见了,就要帮我管教。虽然我有时不忍心,因为有的弟兄管得也太过了,不过呢?无论如何还是交给他们管。他们凶归凶,无论如何还是爱。 老约翰认为召会就是个大家庭,他写书信时,大概是九十岁的人,有好多属灵的儿女。你读约翰的书信,好多地方提到『我的儿女们』、『我的孩子们』,他好像自认为是老祖父了,但是这就是一个以召会为家的心境。保罗常说,这一位圣徒的母亲,是我的母亲;保罗也说,提摩太是我的真儿子。保罗虽是个光棍,但是在他的感觉里,他有家,尽管他在风暴的海上,他因信靠主,彷佛作了船上两百七十六个人的君王,但是他仍然不够满足,等到他下了船,上了岸,见到弟兄们,圣经记载:『保罗就放胆起来』。当他在海上,他是一个带锁链的人,但他做了两百七十六个人的君王,我们觉得他已经够豪迈了,但是圣经说,他一上岸,一见到弟兄们,就放心壮胆。 我们的家若只是一个温暖的窝,就失去了意义;我们的家若只为自己,就失去了意义。你会只有凄凉,会很少被喜乐充满。我们的家是以召会为真正的家,我们有父母,有挨家挨户的兄弟姊妹,我们的家也有孩子,好多属灵的孩子。我们这个小家庭,是活在宇宙的大家庭里面。 参、以十字架为秘诀 无声的基督是夫妻相处的关键 夫妻之间,是不是以这位无声的基督为我们的中心?在夫妻的生活里面,独一的秘诀就是十字架。因为我们太熟了,何等容易因为太熟了,而失去彼此的尊重;何等容易大声一点,就伤了对方;何等容易说一些话,轻视对方;何等容易有一些的举动,讽刺对方(这一些是很容易带来死亡的);也是何等容易争一些东西,就放不下。弟兄姊妹,建造是在于十字架的消杀。当初主在十字架上,已经把我们一切规条中诫命的律法消杀了,我们今天需要应用基督的十字架,这个应用的秘诀,第一就是彼此认罪。但我们都想到是彼要认罪,此不必认罪,因为此都是对的。所以最好说『我』要认罪。 我们几乎可以说不太可能没有得罪对方,你就是天下最好的先生,从来不骂人,你也在真实的爱上得罪了对方。没有基督,就没有真实的建造、没有真实的爱。怎么办?我就是一个没有基督的人,但至少我有光照中的基督。要有主的光。许多时候,我们要常以为亏欠,为着我的『大声』认罪、为着我的『忽略』认罪、为着我的『意见、争执』认罪,并且要经历无声的基督。 话要慢慢说,怒要慢慢动 雅各,我不太欣赏他,但是他有一些经历,用一用还不错。他说:『听话要快快的听,说话要慢慢的说,动怒要慢慢的动怒。』这是对的。凡事在家里要慢一点。你要吩咐对方,慢一点;你要责备对方,慢一点;慢两分钟,不会死的,或者再慢一点。因为我们愈熟的人,愈随口说话。 譬如说:『今天怎么这样?』『饭煮好没有,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很累阿?』『你怎么回事?房间怎么这么乱!』要慢一点,等一等,先呼求主再说,再等一等,怒气消一点再说,等等看主怎么说,你就会有福了。快一步路上会出车祸,快一步你家就出『人祸』,就是因快一步,就是因为你要快那一秒,夫妻就撞在一起。记得,慢一步就海阔天空。 你说,我这个忍不下,那你不如到厕所洗手,去呼求主。我以前就这样操练,当我怒气一路上升,愈想愈气,气到都不想讲话,就到厕所洗手。我洗得很慢、很久,在厕所里面呼求:哦!主阿,主耶稣。然后擦干手,再喊:哦!主阿,阿们。我里面就复活了,不气了,从厕所里出来,又是一个活泼喜乐的人。我没有李弟兄随时都在灵里的本事,但是感谢主,我还有厕所,那里是我藏身之处,当然,我不需要藏太久。但我的重点不是厕所,而是要慢一点,去喊喊主,先经历小声的基督,将来就会经历无声的基督。 所有有光的人,声音都比去年小。孩子都知道,我爸爸变了。变了什么?声音没有以前那么大了。请问诸位,你的声音是比去年大,还是小呢?你说,糟了!我一样大。就再问你受主责备的感觉有没有比以前更强呢?若有,你就有拯救。如果声音一样大,责备的感觉又没有,那恐怕需要禁食祷告了。 十字架是秘诀,这是真的。许多时候我们以为这件事非说不可,等到一接触主,就说算了,不必说了。其实家庭生活原本没有什么问题,没有什么难处,但就是因为我们的天然,而咽不下那一口气惹出事来。感谢主,主在我们里面,我们还有恢复的机会。无论如何,我们的家,是以十字架为秘诀。我不知道曾有多少次,去向我的孩子认罪;当然有更多次,是向我的姊妹认罪,因为我是一个何等容易声音就高两度,又不小心就大一点的人,或者责备又太强一点,或者怎么样,当主责备我,我就调整自己,慢慢操练小声一点、再小声一点、等一下、再慢一点,花时间和主交通后,再看看孩子,他们还是很可爱的。是的!阿们!果然很可爱。有时候火又上来了,就又等一等,呼求:『哦,主阿,阿们。』就好了。我也没有那么属灵,但是我们都可以操练。 这3个点就是信仰之家该有的情形,而标志就是『信』。我们有所望之事、有未见之事,我们是向另外一个方向追寻的一班人,是奔跑属天赛程的一班人,奔向这3个指标!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