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恨一個姊妹:從一鍋紅燒牛肉麵談起

「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馬太5:44) 若沒有掉入黑暗的經歷,不會知道神的話就算是命令,都帶著祝福的能力!神藉著這段聖經救過我! 有一天,我因自願擔起某一次小組的愛筵服事而喜樂無比,覺得有機會服事弟兄姊妹,真是神高抬了我。當然,神也賜我夠用的恩典,前一天就歡喜預備完成了一大鍋香噴噴40人份的紅燒牛肉麵,隔天更因這牛肉麵的服事得了許多稱讚而沾沾自喜,幾乎是高興到了雲端—當然啦,我絲毫不覺得我已竊取了神的榮耀。 就在我忙進忙出用喜樂的心服事完的兩天後,無意間遇到一位年長的姊妹,她像是終於找到罪魁,劈頭就向我發怨言,並在憤怒中指教了我一番,大意就是:「你們何必這麽費功夫煮牛肉麵,買便當就可以了!」 原來她負責整潔服事。 哇!這下可好了,她這番話似乎就像大桶冰水澆熄了我的沾沾自喜,雖然表面上我沒有什麼反應,但實際上,我迅速地從快樂的雲端掉到了憤怒的深淵中,裏頭有無止盡的黑暗……。 那段時間,我的心裡面常常因這件事悶悶不樂,內心充滿了許多理由、埋怨、委屈、憤怒,甚至是論斷與定罪,覺得她實在不會欣賞我的美麗,她實在是自以為是的老人……。不僅如此,一週又一週過去了,我越來越不快樂,我不但無法親近神,到了聚會的地方,還不自覺地思想她的「惡」,心中也不斷擴大她的缺點,甚至找到機會就論斷這位姊妹。當然,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何等的自義、驕傲、自大、自尊。 哦,我的主啊,幸好時候到了,我的盡頭到了,祂就能在我身上施行拯救。 三個月之後,我忍受不住自己裡面的苦,忍受不住沒有神的光的日子被黑暗完全吞噬了我;我終於雙膝向神跪下,癱軟的來到主前禱告說,主啊~主啊~憐憫我,求祢憐憫我,我知道我裡面的黑暗,但我勝不過啊~求祢救我出來。 就在我不敢再掙扎向神呼求的時候,神的光就真的就臨到了我,我的內心終於出現了這段熟到不能再熟的聖經話語: 「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 我誠實地跟神回應:「我沒有愛,我愛不出來,我不知道要愛她什麼,甚至也不知為她禱告什麽,但是主,我願意,我願意聽祢的話,我不敢再有自己的意思,只要祢救我!」 就這樣,我開始每天早晨跪在神的面前,為著這位姊妹安靜的尋求與等候,等候有什麼可以體貼神心意的禱告,能為她向神獻上。連續一個月,我為她的心情,為她的獨居,為她的孤單,為她許久沒見的女兒,為她的健康,為著她的辛勞,為著她說不出的苦,為著她不能饒恕人的苦,為著她服事主的一份,每天為她祝福禱告,漸漸漸漸的我看她的眼光就不同了,可以看到可愛的一面,也能體恤她服事的辛勞,心中也開始為著她不斷湧出感謝。 親愛的弟兄姊妹,以前的我認為要愛仇敵並為逼迫我的人禱告,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這個命令根本就是神對我們超高標準的要求,怎麼可能做得到,祂何必這樣為難我們呢? 但如今,我知神做事奇妙可畏,只要我們願意順服祂,祂能叫我們真實的明白過來,心眼被打開,神的話是帶著生命帶著能力帶著祝福的。祂就是那一位能夠帶我們出黑暗並且進入奇妙光明的神,並且是唯一的救主!! 神藉著這個經歷,叫我更相信祂不會錯,凡事臨到我們,都是祂量身訂做的,都有祂的美意,只要我們不再堅持自己,願意放棄存留恨意的權利,把主權交給祂,用祂的眼光看事情,並向我們的主說,主啊!祢怎麼說,僕人敬聽。祂就樂意向完全順服祂的人傾倒祂的祝福,因為順服就是蒙福的開始。 無論你正遭遇什麼逼迫與患難,願神親自祝福你!

Continue reading

神是我憂鬱症的解藥

約翰福音十四章六節:『耶穌說,我就是道路、實際、生命…』 神不僅是可吃、可喝、可享受的一位神,也有醫治的大能。 主醫治了我嚴重的憂鬱症,若不是主,我可能已不在人世,或只能進出精神病院,也或許只能在街上遊蕩。我曾經在超市推著推車,走了兩個鐘頭走不出來,常是童裝店老闆娘牽我出超市;隔壁理髮院小姐送我到家門口,或是好心的客人,送我回家,看著我進門,他們才放心離開。 因著睡不著覺,我吃了許多的安眠藥及抗憂鬱藥物,記憶力日漸減退,人們跟我說話,常一轉頭就忘了,生活能力也漸漸喪失12+13竟然算不出來。我沮喪自卑到不行,每天都想自殺。榮總醫院精神病房住了兩次,其中一次是一位姐妹開車送我進去的。 萬芳醫院住了兩次,第一次因著睡不著、吃不下,已不良於行也無法自行洗澡,我是進去學洗澡學走路的。第二次還因著對先生的失望燒炭自殺,要不是小女兒剛好不舒服返家沒有上學救了我,否則也無法在今天向大家見證耶穌基督的復活大能。 當時我的女兒只有小學一年級,一位姊妹天天放學後幫我接送到她家照顧,等我下班7點後再到她家接回。她3、4年級時在黃弟兄家安親,他們夫妻為人極好,只象徵性收了一些錢。我真的非常感激他們夫妻在愛裡的扶持。 主極愛我,祂派遣一大票的弟兄姊妹來扶持我,住院期間也沒放棄我。有許多姊妹來醫院幫我辦理外出手續,帶我去參加主日聚會。出院後區裡其他弟兄姊妹輪流接送我參加小排聚集。 家中雜亂不堪但我卻無力整理,姐妹們捲起袖子就來我家中幫忙整理分類,不時還送吃的東西過來,因著睡不著覺全身酸痛不已,姊妹還帶我去做按摩,自己就在旁邊學師父的手法,回來後有空就常幫我按摩。剛受浸時自己天然的人覺得自己不配當基督徒,但是姊妹們告訴我,妳什麼都不要想,只要儘管享受神、倚靠神就好。 剛開始真是不懂什麼叫倚靠神,但是我仍然順服,跟著羊群的腳踪,參加晨興、小排、各種的聚會,主真是愛我。 『祂親自取去了我們的軟弱,擔當了我們的疾病。』慢慢的,我的憂鬱症從一天要吃十幾顆藥,到現在已完全不需服藥了。 詩篇103篇3節:『祂赦免你一切的罪孽,醫治你一切的疾病。』體重因著藥物最重到達86公斤,站著看不見自己的腳址頭,連自己的腳指甲都剪不到,現在是62公斤。 我們基督徒不是信了主就有外面所謂的福利平安,乃是我們天然的生命逐漸死去,基督的生命漸漸加多,我們所遭遇的各種環境,都是主允許的,環境乃是撒旦的作為,但是主的恩典夠我們用。 我們基督徒最寶貝的是我們有主可以倚靠,可以交託,痛苦時藉著呼求主名,使我們轉為平安。軟弱時我們可以誇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們,使我們重新得力變為剛強。其實我現在的環境比我第一次生病時要多好幾倍,但是我還是維持著喜樂。 也很感恩主所量給我的各種環境,表面看來我好像失去不少,實際上我得到更多,我現在在醫院和運動中心做復健,平常幫人家打掃,賺我們母女倆的生活費,雖然如此我仍是天天很喜樂,因為我把我的健康找回來了。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靈裡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諸天的國是他們的。』、『哀痛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 現在我跟主有很親密的交通,我的禱告密室是在游泳池,游泳時前五十公尺呼求主名,後一千九百五十公尺我會為會所傳講信息的教師們、區裡未得救家人及親朋密友、區裡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剛得救的弟兄姊妹、神家的下一代、區裡及我所認識的弟兄姊妹、我的母親、弟弟及他們的家人、再來是我的前夫、三個孩子、最後是為我自己,向主有很深的禱告。 非常感恩主所賜給我的平安,也很滿足主所量給我的一切,讚美主凡事都有祂的美意,願主賜福於我,擴張我的境界,我願將全人交託給祂,不求主刺挪去,但求主恩典加多。 很希望大家能跟我一樣,得到這上好的至寶,親身來經歷享受祂的豐富供應,一生來信靠祂,感謝讚美主,哈利路亞!榮耀歸神。 (台北市召會 張姊妹)

Continue reading

我不再是瑜伽老師,我是一位基督徒

我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我第一次經歷神的故事。 在我很小的時候,那時候的我還沒真正認識主耶穌,我學校的級任老師是一位願意服事神的基督徒,這位老師每個星期都會帶我到兒童主日學。但到我開始長大了就離開主日學,再也沒有回去了。 直到2015年5月,我認識了我現在的男朋友,我們認識不久就開始交往,也很快的他開始和我傳福音。起初有點反感,但他沒有勉強我信主。再過幾個星期,他打電話問我願不願意跟他去佈道會,就這樣我答應了,就從那天開始我決志信主了。 2015年8月30號我受洗成為一個基督徒。但在我還未信主前我是一位瑜伽修行者,那時準備要考試當瑜伽老師。也因著我的不懂事和固執,一邊是要成為虔誠的基督徒,另一邊卻是瑜伽修行者。最後我拿到了文憑當上了瑜伽老師。 感謝神,祂並沒有放棄我,祂用一年的時間來讓我明白瞭解並決定放下瑜伽。我當初去學瑜伽,我還不是一個基督徒。並沒有想過瑜伽原來跟宗教是有關係的,而且當時我的想法只是興趣,純粹想要減肥運動。 就那時候的我常常做噩夢,我就告訴我的教會牧師。當牧師師母知道我練習瑜伽後,就有來開導我勸我,但我始終聽不進去,我完全接受不了,我也不明白為甚麼會關係到宗教?所以當時我沒有想要放棄掉瑜伽。可是這些問題一直困擾我,每當來到主日的時候,來到主的面前我不知道怎麼面對,心裡總是很慚愧,聖靈不停感動我,讓我流淚。我也感覺自己很對不起神,總是心裡想著:神,我有資格上天堂嗎?禰(你)真的存在嗎?禰真的愛我嗎? 神祂什麼都知道,祂聽見我的聲音。祂用一年的時間來證明「祂一直都知道我的事情」。我的生活中沒有禱告,沒有靈修,因為總是有一股聲音告訴我、攔阻我:「你禱告神聽得到嗎?你在跟誰說話?」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感覺不到神祂愛我,但祂仍一直在我身邊,祂一直在等我回頭。 在某次的主日證道,我的教會來了一位牧師,當她為我禱告的時候,她告訴我:我的靈很枯乾。我和牧師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不久,2016年的11月,神做奇妙的事。我上了一個「基督裡得著自由」的課程,這也是我第二次上過的課程。那時在課程的當中,牧師問誰有練習瑜伽的請舉手。我莫名的舉起手。過後在巧合的情況下,我跟這位牧師交談,我就突然問她 為什麼不可以練習瑜伽?為什麼會關係到宗教信仰呢? 神透過這位牧師來對我說話,祂讓我知道我在練習瑜伽的同時,也讓撒旦有機會住在我裡面。撒旦總是在和祂對戰,我的靈才會那麼的枯乾。他就開始用英文為我禱告,認識我的都知道我不會英文也聽不懂,也沒有人替我翻譯。但禱告的期間,我身上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力量,這股力量不是來自於神,而是來自於蛇的邪靈(撒旦),他住在我身體裡面;當牧師為我禱告時我是站著的,越禱告我的腳越站不穩。當時我一直在掙扎,而且這股力量非常強大,須要有幾個人把我抓住並坐穩在椅子上。因為我的力氣比平時強大很多倍,牧師就奉耶穌的名把他趕走,於是我就釋放了。 那時,我就決定堅決的放棄瑜伽。為什麼會做這樣的決定?因為我不想因為我的自私、固執影響了我的下一代,我想要我的下一代是神所喜愛的,是屬於神的。 過後,我瞭解到為什麼練習瑜伽會讓邪靈有機會進到身體裡面: 「瑜伽裡會練習呼吸法和體式,終極目標是要潔淨筋震,好讓『靈氣』能自由地流通身體,並預備身體可以接受(Kundalini)(即最高的宇宙能力)的興起;它能帶領修練『瑜伽』者到達一種意識到神明存在的境界。這是指練習各式各樣的姿勢和呼吸乃在預備身體,好叫那個Kundalini 一種蛇的邪靈得以進入身體並暢通無阻!」 我努力了那麼長的時間投入瑜伽。家人對我的期望又很高,我怎麼可能會有這個勇氣放棄瑜伽?唯有神有這個有能力給我勇氣讓我放棄掉。放棄過後,撒旦也沒有立刻放過我,還是會騷擾我,在心門外敲門,但我堅持不再開後門,我堅信的依靠神,敬拜神,讀聖經,過著屬靈的生活。 現在我覺得我整個人輕鬆了許多,我也可以坦然無懼來到神的面前,在生活上也慢慢的開始看到變化,喜樂的心在我裡頭,更多的時間來親近神,更加愛祂,來服事祂。 最後我想說,神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這些兒女,不管我們心裡有沒有在乎祂,祂都不曾離開過我們。 我不再是瑜伽老師,我是一位基督徒。感謝主,這一切榮耀都歸給主耶穌! (主內姊妹)

Continue reading

微小如我,也能讨主喜悦

八年前我在别的教会受浸得救,当年刚得救的我,只是对于主竟为我这不配的罪人钉死在十架上非常感动,对于神心头的愿望一无所知。我仍旧过着追求享乐和职场成就感的生活。对于传福音的印象,也仅在节日时凭着一股热心到马路上发邀请卡,请福音朋友进来教会参加活动而已。直到三年前,主怜悯我借着一位召会的同事把我带进召会,使我不仅有甜美的召会生活,更认识神的经纶、看见神命定的路。 神命定的路是一条生命的窄路,要借着福、家、排、区的架构,实行生、养、教、建,将一个个的罪人在基督里成熟的献上给神,使他们有份基督身体的建造。感谢主不仅使我看见神命定的路,并且在我所在的教会中有许多的榜样走这一条路。其中深深摸着我的有两个;一位年近八十岁的老弟兄,只要有时间就会到路口和街头去接触人;还有一位正在治疗癌症的姐妹,虽然身体上很受限制,但只要体力搆得上就和姐妹们一起出来传福音,他们专一地跟随主的灵深深吸引了我。 之后我第一次参加了青职特会,那次的特会主题是『过奉献的关,走奉献的路』。那时主用罗马书 12:1向我说话。『我借着神的怜恤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圣别并讨神喜悦的活祭,这是你们合理的事奉』 主深深的呼召我,要我将自己献给祂,来事奉祂。我跪下流泪祷告:『主阿!谢谢你的怜悯,我过去荒废了这么多年日,你依然不放弃我,再次把我从世界里拯救出来。』于是我向主有第一次奉献,那时我不知道如何奉献,只是对主说:『主!求你得着我,将我作成一个向你绝对的人,使我赎回光阴,有分你的建造。』在那之后,召会开始吹号,呼召人人传福音时,我便甘心乐意将身体献上,奉献每周分别两个时段出外传福音。 在实行几周外出传福音后,我看见自己的软弱,会想要偷懒,过安逸的生活。但感谢主的怜悯,祂坚固我,要我站住奉献的地位,跟随祂走到马路上,将我的爱情献给祂。一次下班时,我本来想要回家休息,但主不放我过去,催促我要我守住我的奉献,我便走去会所看看有没有人需要配搭传福音。当我一到会所,就听到一位姐妹在和一个福音朋友吃饭,我就配搭上去一起唱诗歌读经,聊天之后才知道原来她是我不同部门的同事,在当晚我们有了美好的家聚会。没想到第二次家聚会时,我同事就得救成为基督徒了。哈利路亚! 此外,主也使我也看见在传福音的事上我需要身体的扶持。在我疲倦不想出去传福音时,我里面感觉要将自己交给身体,于是我在Line上邀同伴们一同祷告出来传福音。争战祷告时,同伴们祷告的灵流过我使我得加强,并且越敞开祷告,联结的灵就将我们联结一起,同心合意地外出。在同心合意的光景下,使我不在意人的反应,不在意传讲的好不好,不拣选配搭的对象,只在意主的旨意要得着成就。 感谢主,我现在有四、五位同伴每周一起出来传福音。我能有份神命定的路,每一天都是赎回光阴,和同伴一同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作主团体的新妇迎接主的回来。 (台北市召会 李姐妹)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