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恨一個姊妹:從一鍋紅燒牛肉麵談起

「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馬太5:44) 若沒有掉入黑暗的經歷,不會知道神的話就算是命令,都帶著祝福的能力!神藉著這段聖經救過我! 有一天,我因自願擔起某一次小組的愛筵服事而喜樂無比,覺得有機會服事弟兄姊妹,真是神高抬了我。當然,神也賜我夠用的恩典,前一天就歡喜預備完成了一大鍋香噴噴40人份的紅燒牛肉麵,隔天更因這牛肉麵的服事得了許多稱讚而沾沾自喜,幾乎是高興到了雲端—當然啦,我絲毫不覺得我已竊取了神的榮耀。 就在我忙進忙出用喜樂的心服事完的兩天後,無意間遇到一位年長的姊妹,她像是終於找到罪魁,劈頭就向我發怨言,並在憤怒中指教了我一番,大意就是:「你們何必這麽費功夫煮牛肉麵,買便當就可以了!」 原來她負責整潔服事。 哇!這下可好了,她這番話似乎就像大桶冰水澆熄了我的沾沾自喜…..

Continue reading

神是我憂鬱症的解藥

約翰福音十四章六節:『耶穌說,我就是道路、實際、生命…』 神不僅是可吃、可喝、可享受的一位神,也有醫治的大能。 主醫治了我嚴重的憂鬱症,若不是主,我可能已不在人世,或只能進出精神病院,也或許只能在街上遊蕩。我曾經在超市推著推車,走了兩個鐘頭走不出來,常是童裝店老闆娘牽我出超市;隔壁理髮院小姐送我到家門口,或是好心的客人,送我回家,看著我進門,他們才放心離開。 因著睡不著覺,我吃了許多的安眠藥及抗憂鬱藥物,記憶力日漸減退,人們跟我說話,常一轉頭就忘了,生活能力也漸漸喪失12+13竟然算不出來。我沮喪自卑到不行,每天都想自殺。榮總醫院精神病房住了兩次,其中一次是一位姐妹開車送我進去的。 萬芳醫院住了兩次,第一次因著睡不著、吃不下,已不良於行也無法自行洗澡,我是進去學洗澡學走路的。第二…..

Continue reading

我不再是瑜伽老師,我是一位基督徒

我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我第一次經歷神的故事。 在我很小的時候,那時候的我還沒真正認識主耶穌,我學校的級任老師是一位願意服事神的基督徒,這位老師每個星期都會帶我到兒童主日學。但到我開始長大了就離開主日學,再也沒有回去了。 直到2015年5月,我認識了我現在的男朋友,我們認識不久就開始交往,也很快的他開始和我傳福音。起初有點反感,但他沒有勉強我信主。再過幾個星期,他打電話問我願不願意跟他去佈道會,就這樣我答應了,就從那天開始我決志信主了。 2015年8月30號我受洗成為一個基督徒。但在我還未信主前我是一位瑜伽修行者,那時準備要考試當瑜伽老師。也因著我的不懂事和固執,一邊是要成為虔誠的基督徒,另一邊卻是瑜伽修行者。最後我拿到了文憑當上了瑜伽老師。 感謝神,祂並沒有放棄我,祂用一年的時間來讓我明白瞭…..

Continue reading

微小如我,也能讨主喜悦

八年前我在别的教会受浸得救,当年刚得救的我,只是对于主竟为我这不配的罪人钉死在十架上非常感动,对于神心头的愿望一无所知。我仍旧过着追求享乐和职场成就感的生活。对于传福音的印象,也仅在节日时凭着一股热心到马路上发邀请卡,请福音朋友进来教会参加活动而已。直到三年前,主怜悯我借着一位召会的同事把我带进召会,使我不仅有甜美的召会生活,更认识神的经纶、看见神命定的路。 神命定的路是一条生命的窄路,要借着福、家、排、区的架构,实行生、养、教、建,将一个个的罪人在基督里成熟的献上给神,使他们有份基督身体的建造。感谢主不仅使我看见神命定的路,并且在我所在的教会中有许多的榜样走这一条路。其中深深摸着我的有两个;一位年近八十岁的老弟兄,只要有时间就会到路口和街头去接触人;还有一位正在治疗癌症的姐妹,虽然身体上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