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永別,而是再會!

  有一个消防队员,救灾三十年都没有受过重伤,最后却在健检时发现自己得了癌症。到了末期,人生即将谢幕的时候,他把全家大小都叫到医院来。读国中的小女儿看到爸爸头发都掉光了,脸也凹陷了,立刻就哭了。她连小猫受伤都会哭,何况是自己亲爱的爸爸? 「宝贝,不要哭。」爸爸安慰她说:「这不是永别,而是再会。我们将来还要相见。」 他又对妻子、儿女们分别说了点安慰的话,与他们微笑,亲吻,说「再会」,气氛相当令人不舍。只是二儿子居然被跳过了。 「爸爸为什么不对我说话?」二儿子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最后,爸爸才喊他过来,而且还紧紧握住他的手,对着他流下英雄泪来,低声说:「孩子,从今以后永别了!」 二儿子大哭起来:「爸爸,为什么只对我一个人『永别』,不对我说『再会』?你不喜欢我吗?』 父亲闭上眼睛,说:「不是的,孩子,你个性最像我,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我也好想对你说『再会』,可是你始终不愿意信主,我恐怕是没有机会与你相见了……我… …我多么希望能和你说『再会』……」说着说着,两行热泪又落了下来。 当天回家以后,二儿子立即跪到床前恳切祷告,祈求父亲的生命能够再延续一段年日。在家人的耳濡目染之下,他并不是不知道该怎么祷告,只是以往不愿意。 「我以前顶撞父亲,只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他说:「神啊,求你多给我父亲一些时间! 他请求主耶稣赦免他,只要父亲能开开心心,他什么都愿意做。 「孩子,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简单的信!」 他突然想起以前父亲劝他的话,当下便清醒过来。父亲不对他说「再会」,真的不是排斥他,而是因为爱的缘故,因为伤心至极的缘故。他内心实在不愿意父子俩永远分离。 「主啊,我信,我不要让父亲走得遗憾!我想让他笑着说再会!」 又过了几天,二儿子再度出现在医院。 「我知道,我知道。你受浸了。」他的父亲显出快慰的神情,轻拍着他的掌背说:「你我父子不再是永别,而是再会了。我亲爱的孩子,再会了!」 摘自http://www.luke54.org  

Continue reading

孔雀不开屏

  【美丽的孔雀尚未开屏,羽毛却已经无精打采的垂落在地。 】 当我小小年纪时,就像一只美丽的孔雀,我在课业上,凭着聪明的脑袋,不用花太多力气,就能得到不错的成绩,在家里嘴巴又甜,是父母的开心果,加上我是么女,更是备受宠爱,但我只怕大我十一岁的姊姊。姊姊俨然是我的第二个妈妈,爱的是他对我呵护有加,当我表现好时,就带我去看电影、吃牛排,让同学称羡不已,怕的是他严格的要求,因为姊姊是音乐老师,所以我的功课一点都不能马虎,他还要我多花时间练琴。姊姊在我的人生中,扮演着严师慈母的角色! 但在之后十年间,我从人生的高峰,直直跌落谷底。 长大后,我成了人人喜爱的女孩,从事钢琴教学,美丽亮眼,健谈有自信,不知不觉中变得骄傲狂妄,挥霍生命和金钱。 常抱着花钱交朋友的心态,通宵达旦的吃喝玩乐,并天真的以为自己会一直幸运下去。  这种生活方式换来的结果,是经常宿醉无法工作,内心也非常空虚,害怕寂寞。后来,我转换工作跑道,在金融界作业务,从此以后,酒喝的理所当然,牌打的心安理得,我无可自拔的沉沦,天天纸醉金迷。在赌桌上,在空酒瓶之间,我惊讶得察觉人性的贪婪,变得不相信人的话,更不相信人性,我学会了虚伪的应对,管他真的假的,反正人都爱听好听的话,但是好听的话讲久了,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真是假。最后我厌恶人性,但最讨厌的竟是自己! 长久下来,堕落享乐的生活,无情的夺去我的健康。我罹患糖尿病、免疫力失调,期间动了两次大手术,身心俱疲之下,病急乱投医,吃了来路不明的药物,导致重度肾衰竭。一切,都到了尽头,就像烟火璀璨但短暂,又像美丽的孔雀尚未开屏,羽毛却已经无精打采的垂落在地。就在我放弃挣扎时,爱我的第二个妈妈—姊姊出现了,就仿佛救命的小艇出现在海上一样。在那十年当中,我躲着姊姊,因为想到他的期许和栽培,再看看自己的光景,真是惭愧的无地自容,不敢坦然面对他。当时他开车来接我吃早餐,用轻松自在的方式,打开我自尊又自卑的心,重温童年时姊姊带我到处看电影、吃牛排的快乐,重新拾回亲密感。吃完早餐后,他又带我到教会,顿觉我乌云盖顶的人生,有阳光透了进来,我希奇基督徒不同于我以前的酒肉朋友,或是贪婪的客户,并且开始期待每周的聚会。不久我就受浸了,因为知道受浸重生,是我改变人生唯一的机会! 信主之后的每天傍晚,我都会在教会的聚会所练琴。 有一天,我突然转头一看,惊讶的发现有很多人在门口听我的琴声,原来这些人是街坊邻居,出来倒垃圾顺便听我弹琴,知道之后,我仍旧很喜乐的在那个时间卖力弹琴,直到有次我也站在门口等着倒垃圾,有个欧巴桑跑来问我,里面弹琴的女孩到哪里去了?我跟他说那个女孩就是我,他一阵惊喜后,说我琴弹的真好,他听了好几次都掉眼泪,我微笑着回应他,不是我弹得好,而是耶稣爱你,耶稣在感动你!后来这位妇人,也开始参加教会聚集。就这样,我积极走入人群,把耶稣基督对我的恩典与爱传出去。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骄傲如我,竟然可以和欧巴桑、早餐店老板、或小孩子都以爱相处,在人群中我自然洋溢着喜乐,于是我了解,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耶稣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昔日骄傲的孔雀已经重生,成为神的儿女,好像圣经中所说天天信靠神的小麻雀,我不再孤单忧虑,享受着真正的自由喜乐,在蔚蓝天空遨游。 摘自http://www.luke54.org  

Continue reading

人生 一场没有终点的跨栏比赛

  【我虽持有五个学位证书,若干获奖证书,还在读博士期间作过两次实习生,简历上一项又一项的记录,似乎就是我人生目标的落实和印证,但我常觉深处饥渴,没有真正的满足…】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山村, 因着想出人头地,就发奋读书。上大学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对基督徒有印象。那时我室友的哥哥是学体育的,为人霸道,经常打架。后来他信了耶稣,变得温和谦逊,逢人就传福音,使他的家人都很惊讶,这件事也很震撼我。 经过多年的努力,后来我终于赴美,到乔治亚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那时感觉自己距离飞黄腾达的日子,是越来越近了。 饮水千井,渴仍不停 刚到美国时,凡事新鲜,就应室友邀请,参加了基督徒聚会。聚会中讲到约翰福音四章撒玛利亚妇人的故事:主耶稣路过撒玛利亚这地时,遇见一个妇人,她正在祖先雅各留下来的井里取水;那时素未谋面的主耶稣,竟把她一生的遭遇讲了出来,说她有过五个丈夫,现在有的还不是她的丈夫。从这话可以看出,这妇人是因人生不满足而不停更换丈夫,也因此犯了罪。那些基督徒又说,只有主这生命的活水,才能满足罪人的需要。我当时虽不认为自己是罪人,但对这生命的活水却有了深刻的印象,因我知道自己里面有一种干渴,不是外面的事物可以满足的。 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不久,我妻子怀孕了。未料怀孕十五周时,验血指标不合格,怀疑胎儿有问题,需要作羊膜穿刺。就在等待化验结果的期间,我在校园碰到一个美国人向我传福音。 他先是用英语向我传福音,后来突然用流利的中文问我:『你知道人有灵、魂、体三部分吗? 』我非常地吃惊,一来是因为这美国人竟然会讲中文,二来是因为我第一次听到人有灵。我问他怎么知道人有灵?他说,『因为我们有不同层次的需要。衣、食、住、行满足我们外面身体的需要;娱乐、知识、情感满足我们里面魂的需要。但我们每个人都得承认,当人得到这些的时候,并不能有彻底的满足,因为最深处的灵是空的。圣经撒迦利亚书十二章一节说到:「铺张诸天、建立地基、造人里面之灵的耶和华。」还有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二十三节说到:「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 所以说,神在我们里面造了一个灵,作为人接触神、敬拜神、并祷告神的器官,正如眼睛是用来看,耳朵是用来听的器官一样。 』 最后他问我:『你愿意接受神吗? 』我说自己不知道有没有神,但如果有,我愿意接受祂。他说:『你只要敞开心,呼喊主的名:「哦,主耶稣!」正如约翰福音一章十二节说:「凡接受祂的,就是信入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成为神的儿女。」接受神是非常简单:神赐给,人接受。就是这么容易。接受神,不需怀疑、不需犹豫,只要相信。 』 我觉得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但当时我因为妻子而烦恼忧愁,心想不妨一试,就跟着他喊几声:『喔,主耶稣! 』虽然化验结果还没出来,我的困境也尚未改变,内心却已得到了真正的释放自由,压抑的情绪一扫而空。我深信,主在那时就进到了我里面。 后来,我接到医院通知一切正常的消息,又因着妻子基督徒同学的邀约,我们欣然答应参加他们的家庭聚会。 奇妙的是,那个聚会就在那位向我传福音的美国基督徒家里。借着主精心的安排,我们夫妻俩开始聚会,并且感到非常喜乐、享受,在小孩出生前一个月,就一同受浸归入主名。从水里出来的刹那,我感到一身轻松,那是我一生中首次得到完全的释放。 没有终点的跨栏比赛 回顾过往,人生就像一场没有终点的跨栏比赛。每个阶段我都设立一个目标,但每当目标实现时,无一例外地,失落和虚空总会袭上心头,然后我再为下一个目标奋斗,但接着又有下一次的失落。我虽持有五个学位证书,若干获奖证书,还在读博士期间作过两次实习生,履历上一项又一项的记录,似乎就是我人生目标的落实和印证,但我常觉深处饥渴,没有真正的满足。 但信主之后,圣经告诉我神永远的心意,就是祂按自己的形像和样式造了人,为让人得着神的生命以彰显祂自己。难怪有时我因着工作忙碌,凭自己而活,不活在神的心意里时,就会感到失落、虚空,但当我联于主,就感到喜乐、满足!感谢神让我不再疲于奔命于无谓的人生,如今我能安歇、满足于祂这生命的活水泉源。 (Timothy) 摘自http://www.luke54.org  

Continue reading

班导,你到底是多有钱?

  【考试考不好的时候,我的心情就会陷入低潮,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我从小生长在一个基督徒的家庭中,小时候每个礼拜日都会跟着妈妈去教会,在教会里唱儿童诗歌听圣经故事,我心里也相信有主的存在。后来在小学5年级时,我也很自然地在台北市19会所受浸成为弟兄。但是在我上国中以后,我开始不愿意聚会,我讨厌每个星期天早上要花时间来聚会,而且看到许多朋友都不用聚会过得也很不错,让我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花时间在这件事身上,想把时间用在一些我觉得比较有意义的事上。当时我对主的经历都很少,大部分对主的认识都是听妈妈说的,自己对主一直没有什么深刻主观的经历,加上当时正处在青少年的叛逆期,妈妈说的话我都听不进去,所以渐渐的不再跟主祷告,也渐渐的拒绝去聚会。 一开始我觉得自己获得了自由,感觉少了一件麻烦。但是从那时候开始,我觉得自己的脾气开始变的暴躁,情绪也变的很容易受到身边环境的影响。例如考试考的不好或者对某些人做的事有些不满的时候,我的心情就会陷在一个很低潮的状态里,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但却找不着方法让这样的情形有所改善。 那时的我把生活的目标放在交朋友这件事上,我相信只要拥有很多朋友,我的生活一定可以过得很开心,所以我用尽了心力来寻求别人对我的认同,也希望能保持跟每个朋友之间的友情,但是我觉得自己大部分付出的和所获得的真的是不值得,而且往往和同学出去玩完回来之后心里还是感到空虚。 一直到了高3下学期,有一天妈妈带我去参加去年3月23日在台大体育场举办的青年大会,在那场聚会中我惊讶的发现我的班导师竟然出现在台上,带着一群弟兄姐妹一起唱诗歌并且做见证。隔天去学校,我就跟老师说我在大会上有看到你,结果当下老师就邀请我去他家吃饭。 那时同学之间都流传着老师家非常的有钱,因此那时我就带着一种想看看有钱人的家是什么样子的心情答应了。结果到了老师家后,发现老师家并不是那种金碧辉煌的豪宅,而是非常优雅简单,充满了温馨的感觉。那天老师还找了一些弟兄姊妹们一起来吃饭,于是晚上我们有一个很愉快甜美的聚餐。 结束后老师开车送我回家,在路上老师不断地对我说到教会生活甜美的见证,并邀约我主日一同去参加聚会,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断地拒绝。但是老师还是不放弃对我的邀约,到了我家巷子口的时候,我还没有松口的意思,而老师也没有放我下车的意思,我不断地提出许多我的对主和教会生活的问题,但老师却一一的破解,让我再也没有借口可以用了。最后看在老师这么热切的邀约的份上,和不答应就无法下车的担心下,我就答应了。 那周的主日我去了聚会,当天的聚会的信息讲到了虽然我们的生活在走下坡,主仍然与我们同行,我开始觉得我的灵里有点苏醒的感觉。但真正对主有更深的感受是到了第3次的集中主日聚会,那天那个时间我原本是有课要上不能来,但我跟主有一个祷告,我说:『主阿!如果祢希望我这周去聚会的话,你就帮我把我这周所有的行程都搞定。 』结果在老师打电话来确认我能不能去主日的前5分钟,我星期天早上的事就真的调到别的时间,这件事让我深刻的感受到主真的听了我的祷告。 在那个聚会中主日中,我心里的最深处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充满在这整个会场,在大家唱诗歌和祷告时,我觉得自己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被充满的感觉,那个聚会给了我很大的震撼,也吸引我持续的来参加聚会直到今天。 跟着教会弟兄姐妹过了将近一年的教会生活,感觉非常的充实。平常除了聚会之外,还常常会一起出去户外走走,一起运动,一起去卖场买东西,感觉跟他们真的就像家人一般亲近。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班弟兄姐妹中没有消极的话语,也没有负面的情绪,我相信这绝对不是靠忍耐可以装的出来的,而是他们有一位全能的神可以倚靠,只要跟他们在一起,不论遇到再困难的环境,都觉得满了盼望。 我以前在外面追求很多外面的事物和刺激时,其实心理往往都没有平安的感觉,但是在教会生活中所做的一切都带给我一种平安喜乐的感觉,这是我在外面所寻求不到的。我很高兴我能回到神的家中,重新认识享受祂。   摘自:www.luke54.com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