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罪銀屬靈的內在意義

出埃及記三十章11~16節是論到遮罪的銀價。首先我們要看遮罪銀或稱贖罪銀,這詞在聖經中只出現一次(16)。『你要從以色列人收這遮罪銀,作為會幕事奉之用,可以在耶和華面前為以色列人作記念,為他們遮罪。』11~16節這段經文有非常深奧的涵義,我們可以五方面來探討。 一、遮罪銀和金香壇之間有什麼關係? 在金香壇描述過後,緊接著提起人口調查和贖罪銀的事,這表明在香壇獻上的禱告,是為著神的行動。這代求禱告的結果乃是數點神的百姓,編組成軍,與反對神行動的仇敵爭戰,就是與美地居民所豫表諸天界裏執政的、掌權的爭戰。當神有了這樣的軍隊,祂就能在地上為著祂的權益有所行動。因此,遮罪銀和金香壇有直接的關係。 二、救贖是藉著逾越節的羊羔完成的,為甚麼出埃及記三十章裏的贖價與動物的血無關,而與銀子有關呢? 逾越節的羊羔完完全全是為著救贖的,是對全體百姓的。但贖罪銀是應用到那些有資格編組成為神軍隊的人身上。如果有些神的選民不滿二十歲,想要納半舍客勒的贖罪銀,因為他們年齡不足,還不夠成熟,就沒有資格納贖罪銀。然而,在逾越節的羊羔所完成的救贖上,年齡並不是一個因素。所有的以色列人,不論年齡大小,都有資格被羔羊的血所救贖,連才生的嬰孩也有資格蒙救贖。 三、為甚麼贖罪銀被稱為舉祭? 『這半舍客勒是獻給耶和華的舉祭(13下)。』作為舉祭的半舍客勒銀子,不是豫表道成肉身的基督、釘十字架的基督,甚至也不是豫表復活的基督,乃是豫表經歷並付出作為遮罪銀的升天基督。要成為神的軍隊為著屬靈的爭戰,我們對基督的經歷必須達到最高點,就是與祂一同坐在諸天界裏。我們若在自己裏面而不在升天的基督裏爭戰,就會遭受屬靈的災殃。每當我們傳揚福音或是去家聚會,必須是與基督一同在天上,在升天的地位裏,否則我們就不能盡功用,不能打勝仗。 四、為甚麼贖罪銀單單為著二十歲以上的男丁付出,而不是為著全體以色列人? 在出埃及記三十章的時侯,以色列人的總數至少有二百萬,但還不到三分之一的人,就是六十萬零三千五百五十人(出三八26),夠資格在神的軍隊裏。三分之二以上的神的子民,包括所有的女子以及二十歲以下的男丁,在這次的軍事人口調查中都不能被數點。二十歲以上的男丁(民一2~3),表徵神的子民中間靈裏剛強並在神聖生命裏成熟的人,而不論天然的身分如何。只有這些人夠資格編組成軍,為著神在地上的權益和行動爭戰。 在出埃及記三十八章26節論到贖罪銀,說:『凡過去歸那些被數之人的,從二十歲以外,有六十萬零三千五百五十人,按聖所的平,每人出銀半舍客勒就是一比加。』照這一節來看,贖罪銀就是為著二十歲以上的男丁所付的贖價。我們再由民數記一章45、46節曉得,能夠出去打仗的男丁人數:『這樣,凡以色列人中被數點的,按他們的宗族,從二十歲以上,能出去打仗,所有被數點的,共有六十萬零三千五百五十名。』這裡啟示出,贖價是為著男丁而付的,這些男丁的人數就是能夠編組成軍的戰士人數。 五、收取半舍客勒的目的是為著什麼?為何富足的不可多交,貧窮的也不可少交? 出埃及記三十章裏所納的半舍客勒乃是一種稅。神用這種稅來完成兩件事。(一)編組成軍;(二)收取銀子為著建造帳幕。按照三十八25~28,遮罪銀用來作帳幕豎板和柱子的一百個卯座,也用來作柱子的柱頂、鉤子和連絡的杆。這表徵地方召會中剛強且成熟的聖徒所經歷並獻上的升天基督,成了該召會得以站立其中的基礎(卯座)、以及該召會的榮耀(柱頂)、力量、和聯結的能力(鉤子和連絡的杆)。 贖罪銀的數額是半舍客勒,這表明由神的觀點來看,這個稅額對我們的要求並不太高。雖然稅額只是半舍客勒,但也是十季拉(13)。十這個數字既是表徵完全,十季拉就表明納足了稅,沒有短缺。此外,半舍客勒也等於一比加(三十八26),是完全的單位。所以納半舍客勒就意味著納得十足完全。 神關乎贖罪銀的命令是:富足的不可多出,貧窮的也不可少出,各人要出半舍客勒。我們可能會想富足的人應該多出,貧窮的人可以少出,這是我們天然的觀念。然而照著神聖的啟示,乃是每個二十歲以上的人都要繳交,不分貧富。這說出若我們在聚會中都納半舍客勒,我們的聚會就會變得剛強、活潑、豐富。所以在聚會中盡功用的要求不是很高,只要每一個參加聚會的人出半舍客勒就夠了。因此,我們都需要長大,並且經歷基督到神所要求的標準,我們就能成為神的軍隊,為著祂的見證而爭戰。 (林永光) 轉載自新竹市召會網站

Continue reading

【重新活一遍】我如何在生老三時從鬼門關被救回來

我要感謝在我生病這幾個月,為我代禱和扶持我的所有弟兄姊妹,沒有你們,就沒有現在健健康康作見證的我,是你們把我從鬼門關裡救出來。 我有三個兒子,老大十二歲,老二十歲,老三四個月,懷這三個孩子都有一些狀況,而且一個比一個嚴重,主或許是要我像使徒保羅那樣,為他們受生產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我裡面。生老大時,因胎位不正所以要剖腹產,接著後面兩胎也跟著剖腹產。生老二時,檢查唐氏症的值過高,所以要做羊膜穿刺確定健康,才把他生下來;生完出院之後,因為傷口發炎、發燒,情況危急,又回去住院打抗生素,住了十天。 有了這次經歷之後,其實心裡蠻害怕再懷孕,沒想到隔了十年之後,主又賜給我們產業,讓我們意外懷了老三。生這胎經歷最可怕,前面產檢都還算正常,沒想到後期產檢,可能因為是高齡產婦,竟然發現我有妊娠毒血症,症狀有高血壓、水腫及蛋白尿,醫生說嚴重的話可能會中風,而且大人跟小孩都有危險。他還說如果有頭痛或頭暈,就要趕快來醫院檢查。我當時聽到就忐忑不安,回家之後的那幾天,體力就慢慢衰落。 有一天午覺醒來,覺得頭痛、頭暈,量了血壓竟然高到兩百,弟兄姊妹趕緊送我去掛急診,之後就馬上住院安胎,在萬芳醫院連續住了十二天。高血壓情況一直沒有好轉,水腫也越來越嚴重,聽說腫得比米其林輪胎還要腫。因為小孩才三十一週,醫生評估多日也不敢貿然開刀,原本我們想就近在萬芳醫院生就好,最後弟兄姊妹交通後,決定緊急轉院到馬偕醫院。也許是那十幾天安胎過程太痛苦了,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左右手打了好多的點滴,又是第一次坐救護車,心情好緊張,一路上一直呼求主名,血壓一直沒有降下來。 到馬偕又重新做了一連串的檢查,檢查同時,弟兄姊妹們一直在我旁邊,為我禱告,為我加油打氣,之後就被推進手術室緊急開刀。那時已經半夜十一、二點,聽說很多弟兄姊妹都趕來為我禱告,直到我安全的從手術室出來,他們才離開。我就在半夢半醒之間生下小孩,小孩早產,體重才一千三百公克,必須住在保溫箱。 生完後,我的血壓還是沒降下來,又輸血、又打針、又吃藥,心情很受壓,身體非常的虛弱,我極力想擺脫,心想乾脆死掉算了,我還跟我公婆講說三個小孩交給你們照顧,我不想活了。兩個兒子來看我,也無法喚起我的求生意志。我一直在跟死神搏鬥,有時我陷入昏迷狀態,做了一堆夢,夢裡出現一堆死去的人,夢見我快死掉、快跌入海裡,或跌到萬丈深淵,不然就是被埋在土裡,大家都上去了,只剩我一個人在最下面;不然就是夢見火災,還有夢見一場場出殯的景象,弟兄姊妹來醫院幫我辦安息聚會,唱詩歌,為我作見證。 我幾乎是在陰間走一回,從鬼門關被救出來的,是弟兄姊妹的代禱托住我,使我經過死而復活。好多親戚朋友都來看我,鼓勵我要加油,要趕快好起來,還有很多弟兄姊妹也來看我,為我禱告,來陪我唱詩歌,誰有來我可能記不太清楚,無法一一提名,但非常感謝這些弟兄姊妹們。 從萬芳到馬偕我前後進出醫院三次,第一次在萬芳住十二天,第二次到馬偕住二十一天,第三次是泌尿道感染住院住了九天,住了將近兩個月,從生完到第三次出院我都沒什麼印象,好像失去記憶又精神錯亂。但是弟兄姊妹來陪我唱詩歌,我卻都記得詩歌、經節,聽姊妹說我還打傷姊妹,還會亂講話亂罵人。上次我去婦產科回診時,醫生還說我之前有罵他,而且是罵粗話,不過他看我完全恢復了,就開開心心的跟我說,我可以從他那裡畢業了。還有,聽說當時我吃藥也不好好吃,很難餵,我媽媽還把藥包在「紅地球」裡餵我吃。有時真的沒辦法,只好用打針的,聽說有一次大家餵我餵到沒辦法了,半夜十一二點還請來弟兄姊妹,用神的權柄命令我吃我才乖乖地吃進去。 由於情況非常的嚴重,差點死掉。姊姊很擔心我,每天下班都來看我。我媽更擔心我,特地從金門趕來照顧我,照顧得很辛苦。我媽說換了五個看護,都沒人能應付我,只好換她自己來顧我。但她顧我也顧到精疲力竭、無能為力。召會的姊妹們很扶持我們,後來也加入照顧的行列,我媽很受她們感動。有一天我弟兄(丈夫)請她回家休息,很奇妙的,弟兄姊妹陪她唱唱詩歌,她竟然被神的愛和弟兄姊妹的愛感動,就簡單地受浸得救了,這是這次我生病最好的禮物。 哥哥說,我弟兄(丈夫)非常擔心我的情形,都沒有新生的喜悅,也沒心情去新生兒病房探望兒子,第一個去探望小孩的竟然是舅舅。小孩出院之後,幸好有弟兄姊妹願意幫我們細心的照料早產的兒子三週,真的很感謝他們。經過這幾個月的照顧後,孩子在醫生的評估下,很健康的長大,現在已經快四千公克了,看到他可愛的模樣,我真是慶幸還好我沒有死掉。 在我出院恢復的過程,也有許多姊妹們來陪伴我走過,我幾乎像小孩子從頭學起。有姊妹來家裡陪我晨興,教我洗頭、洗澡,教我買菜、做菜、整理家務,幫助我過正常作息的生活,帶我去看醫生。孩子帶回來照顧之後,還有姊妹陪著我一起照顧,教我怎麼泡奶、餵奶。哥哥、嫂嫂、姊姊、姊夫也常常來看我。我能恢復的這麼快,而且完全恢復正常,大家都說這是奇蹟。感謝主拯救我脫離黑暗和死亡的權勢,讓我重新活過來,而且活得更開朗更喜樂,姊妹們都能見證我變成一個新的人了。感謝讚美主,一切榮耀都歸主。 (李姊妹) 詳全文: http://www.luke54.org/view/1060/8183.html#ixzz47qYgKgKy 出自《水深之處福音網》

Continue reading

一塊地,總有一粒種子適合它

【一塊地,總有一粒種子適合它】   從前有一個女孩,沒考上大學,被安排在鄉村的小學校教書。由於講不清數學題,不到一週被學生轟下台。 母親為她擦了擦眼淚,安慰說:「沒關係,也許有更適合你的事情等著你去做。」 後來,她外出打工。不幸的是,她又被老闆轟了回來,原因是手腳太慢了,品質上也過不了關。之後她當過紡織工,幹過市場管理員,做過會計,但無一成功。 然而每次女兒沮喪回來時,母親總安慰她,從沒有抱怨。 三十歲時,女兒終於憑著一點語言天賦,做了聾啞學校的輔導員。後來,她又開辦了一家殘障學校,再後來,她在許多城市開辦了殘障人用品連鎖店。 不知不覺之間,她已經是一個擁有幾千萬資產的老闆了。 有一天,女兒來到年邁的母親面前,詢問她說:「母親,當我年輕時連連失敗,自己都覺得前途渺茫的時候,是什麼原因讓你對我有信心呢?」 母親的回答很簡單:「一塊地,不適合種麥子,可以試試種豆子;豆子也長不好的話,可以種瓜果;瓜果也不濟的話,撒上一些蕎麥種子也一定能開花,因為一塊地,總有一粒種子適合它,終會有屬於它的一片收成。」 聽完母親的話,女兒落淚了,她明白了,實際上,母親恆久而不絕的信念和愛,就是一粒堅韌的種子;她的奇蹟,就是這粒種子執著而生長出的奇蹟。(改寫自網路故事)    ※    ※    ※    ※    ※    ※    ※    ※    ※ 「諸天的國好像寶貝藏在田地裏,人找到了,就藏起來,歡歡喜喜的去變賣他一切所有的,買這田地。」(太十三44) 你也可以是一粒種子,一粒堅韌的種子,一個在神手中的奇蹟。 所以你願意嗎?雖然是長在世界裡,卻成為主所珍愛的寶貝,被祂從世界裡找出來? 主耶穌等著你喔! 詳全文: http://www.luke54.org/view/1060/7565.html#ixzz472QLjhlM 出自《水深之處福音網》  

Continue reading

每一站口、每個臺階,神都為我安排好了

初嘗禱告神垂聽之經驗 我認識主耶穌是在大三的時候。我們班上有十來位基督徒,他們都在校園團契聚會,常常來邀我們去參加,我是不太願意去,但不去不好意思,後來就跟著去了一次。那是我第一次認識耶穌。 在那裏我們唱詩歌,他們教我們禱告,說可以把一切困難交到主的座前。那次雖然我沒有立刻信主,但覺得很感動,所以從此以後學習到只要遇到困難,我就禱告。把困難丟給主耶穌,神會決定一切,我就沒有壓力了,因為詩歌是那樣唱的。一直覺得還不錯,無論是考醫師執照或任何考試,禱告完我就沒事了,那就是神的事了,而且屢試不爽。 到了大四時,我談戀愛,交了女朋友,就是我現在的太太。她是基督徒,所以也會跟著她去聚會。我父親在我高三就過世了,家裏的環境並不好,但我岳母卻說,我們家經濟狀況怎麼樣她都不在乎,只在乎我有沒有信耶穌。那時我覺得信就信吧,她媽媽就不反對我們了。結婚前,她要求我一定要受浸,受浸後才能結婚,這是唯一的條件,所以我就這樣信了主。民國六十三年在臺南市召會會所受浸。 結婚後我去當兵,下部隊前岳母跟我說兩件事,第一是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箴九10上)。第二,要服從掌權的,因為所有的權柄都是耶和華所賜的(羅十三1)。這兩件事幫助我很大,雖然在部隊中年紀比我小的連長、排長,他們常對我們要求是無理的,可是岳母跟我說的這些話,就使我裏面平靜,因為所有的權柄都是耶和華給的,神可能用他們來磨練我。 神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 我們當學生時,老師從三軍總醫院到國防醫學院給我們上課,我們可以看見他們開什麼車,能開進口大轎車的不是外科就是婦產科醫生,當時我們年輕人崇拜的就是他們。精神科老師卻是騎單車,所以沒人想當精神科醫生。民國六十七年到802醫院的時候,那時每一個同學的第一志願都是外科和婦產科,此時院長受不了我們這樣,就叫我們用抽籤的。在抽籤前一天我去找我岳母,請她為我禱告,她說:「我為你禱告可以,但你自己也要去向神禱告。」抽籤時抽一個名字報一個科別,那時我對神很有信心,因為以前我要什麼祂就給我什麼,我也很誠懇的禱告;但後來抽出來是精神科,把我嚇了一跳。當時我覺得不能接受,恐怕要變成跟騎單車的那個主任一樣。我家裏環境也不好,總是想賺點錢改善家境。一方面疑惑神怎麼會讓我作這個不好的精神科,一方面也擔心太太不會嫁給我,當時是滿緊張的。 分科後我到岳母家,跟她說:「妳的神(不是我的神)好像不靈了!」 岳母說:「我看你個性隨和且滿喜歡聊天的,說不定神就要用你這長處。」我想她是安慰我。 信實的神為我選擇最好的 我第一天上班時,就跟主任說,我想明年跟低一班的同學重新分發,我不要作精神科。主任說:「我等了二十年了才等到你,不可以,你就作吧。」沒有一個科會空檔二十年的,但他滿堅決的,我就只好作了。好處是主任對我非常好,帶我一對一的讀書,幫我查資料,所以我也學了很多。以前當學生時,因為覺得不會走這一科,所以並沒有好好學,但作精神科後,從病友身上我才發現精神科跟內外科差別非常大。內外科的病人都是有主張的,自己作主,你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在他人生的路上你只有他生病的這一段協助他。但精神科不一樣,他就像掉在海裏的人,抓著木板就不會放,精神科的病人不會問你的背景,他只知道你有沒有對他好、有沒有關心他,你是他終身的朋友。他們非常依賴我,半夜兩三點想到我就會打電話給我,讓我感受到自己的重要。當精神科醫生給我很多的體會,從來沒有感覺到這樣被需要,讓我的人生也更有意義。 到了民國八十四年,健保實施,精神醫療的工作環境與精神科醫師的待遇都明顯的改善。我就想說,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賽五五9)。當時我想作婦產科、作外科,是因看當時的主任有錢又有地位,是人的看法;而神是看未來,掌握明天,所以那時神不是給我婦產科、外科,而是給我精神科的職任。當時我並不了解,但現在我知道神是信實的,祂會為我選擇最好的;或許不是當時我要的,但卻是最好的。在工作時,雖然我想要的錢沒有,但那種心靈上的滿足,跟對病人的付出,感覺到被需要,那成就感比在做外科的那四年還高。後來也發現,我捨掉的金錢,神也沒少給我,反而給我更多。 所以我覺得,只要真心誠意的向神要,神會給我們最好的,即使不是我們想要的。所以我就一直向神禱告,不管是生活,或其他的事,都交給神。 開刀經歷聖徒扶持,成立小排餵養人 六年前我曾動過一次大刀。我是很怕痛的,我就跟神禱告,我知道在愛裏沒有懼怕,我知道神會幫我預備明天。剛住院那一天,一位弟兄知道了,就通知醫院其他弟兄來看我。當時他們介紹一位弟兄,剛好跟我開同樣的刀,隔天就要出院,我就跟他談,他的經歷就是我將經歷的,他把他的經歷全都告訴我,所以我就很安心了。我說:「神哪,我正面臨最煩惱的事,你竟找了個人親自來為我指引。」住院期間弟兄姊妹都來看我,讓我得到安慰和安定的支持。出院以後,我就想在當時任職的玉里榮民醫院成立一個排,讓我的病人在住院時感到不空虛。玉里召會一位全時間服事的嚴弟兄就帶著玉里召會的弟兄姊妹一同配搭。 每週三晚上的小排,我們先教他們禱告,然後分享,他們雖然都五、六十歲,因著生病心智年齡都很低,卻非常的真誠,他們的分享就如:「我一直聽到人在罵我,但禱告後,聲音就變成讚美我。」「我頭痛,禱告完就不痛了。誰誰誰也頭痛,我幫他禱告完他也就不痛了。」雖然還是有病,但他們都喜歡禱告,也彼此教如何禱告。我們小排大概五十人,一年多,出院竟然有七人。出院的有的回家,也有的繼續聚會。 我記得在玉里小排中病友最喜歡分享以賽亞書說的,「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火把,祂不吹滅。」(賽四二3上)他們認為自己是壓傷的蘆葦、是將殘的火把,人放棄了他們,在聚會中他們卻重新得力。神讓他們的靈充滿神,病情就比較好了。 那時我發現我一輩子作精神醫療,給人吃藥、作心理治療,都藉著「體」的化學作用,及在「魂」裏面治療,所以怎麼轉都轉不出來,即使病人臨時得到平靜,後來又會發作。徹底的根治還是要從「靈」裏著手。 照神喜悅方式傳福音為祂申言 在民國九十八年時,我覺得神一路保守我,我也想有機會就應為主傳福音。這一年聖誕節我就跟嚴弟兄說今年要藉此傳福音,他卻說:「弟兄,我們不過聖誕節。主耶穌會不喜歡。」我說:「沒關係,我們是為神作工,為主傳福音。」我還做了十公尺高的聖誕樹。嚴弟兄也勉為其難的答應帶領大家聚會。當晚來了四百人,唱詩歌、傳福音,很莊嚴也很熱鬧。但第二天我上臺北開會,會開到一半竟接到電話說聖誕樹燒掉了。這事給我很大感觸,在人我是想要感謝神,「傳福音」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如嚴弟兄所說神會不喜歡,讓我知道人不能憑自己意念來討神喜悅。 我岳母非常愛主,從她身上我看見了真正的基督徒生活,非常樸實低調、愛主、常禱告。她過世後,我姊妹就想在榮總成立一個排,她就利用「靈性護理」的課程來傳揚主的福音。有連弟兄、莊弟兄及孫姊妹和我們一同配搭,並編課程,一年有二十多位受浸。那時護理部也有很多基督徒,雖然在不同地方聚會,也一同來讀聖經,就和我們配搭在一起。現在召會的弟兄姊妹仍是主力。 剛開始,我信主有個錯誤觀念,以為得救就能上天堂,聚會就是繳保費。直到後來我岳母中風不能行動,需要有人帶她去聚會,召會的姊妹就堅定持續每週二來我家陪她聚會。我兒子來高雄榮總實習完回臺北,就跟我說:「一定要到召會聚會,召會很棒,但你要讀晨興聖言,要起來說話分享。」後來我姊妹調到高雄,有劉弟兄及張弟兄的帶領,我們就有穩定的聚會了。我才知道真如兒子所說,要讀主的話,因為每個人都要站起來為主說話。也因為這樣,就加強我裏面對主的享受。後來我跟一位姊妹說到此事,她就說我們還是小孩子時,要什麼爸爸都買給我們,當你長大後,爸爸就希望你要做些有意義的事了。所以我以前生命還幼嫩,要什麼神就給,現在想起來當時的要求是很可笑的,祂竟給我;但現在我逐漸長大了,就要實行爸爸所期待我們要作的了。 我太太懷孕時,第三個月就腫得不像話,醫生摸了半天,說兒子沒有頭,我們嚇了一跳,趕緊照X光,雖然對胎兒不好但仍需要照,一照發現沒有問題。因為醫生說我太太這個情形很麻煩,就建議我們去臺北生,到了三軍總醫院醫師也說情況嚴重,孩子沒辦法保住,他們會先保媽媽,並告訴我們將來也就別再生了。感謝主,由於三軍總醫院團契弟兄姊妹一同的禱告祈求,那時我經歷對主的信心。兒子平平安安的生下來了,雖然是早產,但我們很感謝神,就給他取名叫慕恩。一路走來,神很祝福他,我岳母在他寒暑假時,都會帶他和他表姊一起去召會。他結婚前,我也跟他說,媳婦一定要是基督徒,除此以外統統不重要。當我到兒子家,看見我媳婦在為了司琴練習鋼琴,我孫女則說:「爺爺,我背詩篇二十三篇給你聽!我們這週兒童排要抽背這個。」前陣子我們讀出埃及記,說到神帶我們出紅海,到曠野,上高山,祂每一站都為我們安排好了。當弟兄在跟我們分享這一段時,我就很有感觸,神不僅把我每一站、每個臺階都準備好了,我也可以看到我兒子每一站、我孫子每一站,神都準備好了。 有人說,信了耶穌,神是我所有,除了你以外我一無所有;但我說,神你是我所有,但有了你我什麼都有。如約翰福音十章十節下:「我(主)來了,是要叫羊(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我覺得我有了神,我什麼都有了。 (劉文健) 轉載自高雄市召會:雲彩見證 詳全文: http://www.luke54.org/view/1060/8027.html#ixzz472OAT5in 出自《水深之處福音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