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愛的父

『於是起來往他父親那裏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熱切的與他親嘴。兒子說,父親,我犯罪得罪了天,並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稱為你的兒子。父親卻吩咐奴僕說,快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手上,把鞋穿在他腳上,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讓我們喫喝快樂。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他們就快樂起來。』-路加福音15:20-24 人離開且遠離神 路加十五章十一至二十四節的比方,把神和人的關係比作父子的關係,這證明人是出於神的。人是神所造的,雖然人還沒有得著神自己的生命,但現在人生存的生命,乃是出於神的。從創造這一面來說,人也可說是神的兒子。在這比方中,說到小兒子到了一個時候,分取了父親的家業,離開父親到遠方去了。這是比方人從神那裏取得了天然一切的秉賦,就遠離神了。小兒子到了遠方,就任意放蕩浪費貲財,既耗盡了一切所有的,就窮苦起來,只好去放豬。這比方人離開神,就落到罪惡裏,任意妄為,過著罪中的生活,將神給人一切的秉賦放蕩盡了。放豬乃是象徵過罪惡的生活,因為豬是污穢的東西。在這裏要形容人如何過放豬的生活,例如看電影、跳舞等都是放豬的生活,電影院、舞廳等就是豬圈。   人歸向神並想為神作工 小兒子在窮困中就醒悟過來,想起父家的福樂。這是比方人在罪中,過罪惡的生活,到了窮途末路時就想起神來,或想起神的福分來。窮苦很容易叫人醒悟。有人犯罪還沒犯到窮途時,是不容易醒悟的。跳舞、打牌到了窮途,才能醒悟過來。小兒子醒悟過來,就定意回到父親那裏去。人從罪惡途中醒悟過來時,也都是頂自然的要歸向神。 小兒子要歸向父親的時候,就想到自己的罪,覺得不配再作兒子,只願意作雇工。所以他就豫備好了四句話去見父親。第一句是:『父親,我犯罪得罪了天。』第二句是:『並得罪了你。』第三句是:『我不配再稱為你的兒子。』第四句是:『把我當作一個雇工罷。』這表明每當一個罪人醒悟過來要轉向神時,都自然感覺自己得罪神,並且覺得不配白白的得神的福分。換句話說,他覺得自己不配從神白白領受甚麼。因此,他只盼望在神面前修改自己,用自己的行為換得神的寬待。這是每一個悔改罪人的錯誤觀念,因為人總想憑立功、立德換得神的寬待。   人不明白神的心 小兒子雖然有謙卑的思想,感覺不配再作兒子,只願作雇工,但是卻不認識父親的心腸。父親的心是一直在等待兒子。許多罪人雖有謙卑的心,卻不認識神的心腸。神的心意不是要悔改的罪人為祂作工,而是要他們成為祂的兒子。雇工所得的,都要付上代價,就是要有了行為纔能得到,但兒子是從父親白白得到一切。   神接納人 小兒子回來,離父親還遠的時候,父親就遠遠看見了他。這證明不是他來轉向父親,乃是父親等候接納他。他想父親是待在父家之內,需要叩門多時,父親纔差人出來開門,然後藉著通報再向父親求恩。那知道不是他來歸向父親,乃是父親出來迎接他。這就告訴我們說,不是罪人悔改歸向神,乃是神等候接納悔改的罪人。許多人以為必須向神祈禱多時,纔能蒙神垂聽,那知道神老早就在那裏等候接納悔改的罪人。 父親一見到小兒子,就動了慈心。父親的心先動了,就跑去抱著他的頸項。跑是腿動,跑就是用時間縮短空間的距離,這完全是父的慈心所作的;抱是手動了,也是全人動了;連連與他親嘴,是人最能表情的部分都動了。這表明說,天上的神,一碰見悔改的罪人,祂的慈心就動了,在時間上縮短了空間的距離,祂整個的心都堆在一個悔改的罪人身上。許多人悔改時,也都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感覺。在他要悔改時,以為神是何等威嚴可畏,但在悔改之後,他發現神是何等可親可近。   神稱義人 當父親與小兒子親嘴時,小兒子就開口說出所豫備的話。他豫備了四句話,但剛說了三句,父親就開口打斷他的話。他說到我不配再稱為你的兒子時,父親卻吩咐僕人說,把那上好的袍子拿來給他穿。父親的心不忍得聽他說不配再稱為兒子,所以就吩咐人把那上好的袍子拿來給他穿。這個『那』字,是很重的一個字,『那』袍子是早已豫備好了的袍子。父親一說,僕人就知道了。所以父親只要說『那』上好的袍子,僕人就領會了。還戴上戒指,穿上鞋,宰了肥牛犢。這些都出乎浪子的意外。 我們也像小兒子豫備了一套說辭,神卻把豫備好了的袍子拿來給我們穿上。這個『卻』字是新約裏的大字,這一『卻』,我們就得救了。我該定罪,神『卻』來稱義;我該下火湖,但『卻』有分於聖城。穿上袍子指著基督作我們的義說的;罪人穿上基督,就與神相稱,得稱為義。 父親也給兒子穿上鞋,叫他和地有了分離。鞋把人和地分開了。人一歸向神,得稱為義,並有聖靈作印記之後,就能和地分開。喫肥牛犢,是指著基督作生命給我們享受說的。基督進到我們裏頭,我們纔能飽足快樂。   神人同樂 到這時,父親與小兒子一同喫喝快樂。兒子沒有回來,父親是不快樂的;當兒子在外面流蕩痛苦時,父親在家裏也是痛苦的。罪人沒有快樂,神也沒有快樂;等到罪人快樂了,神纔快樂。小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一個罪人歸向神,被神接納而稱義得生,就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福音題綱,二○二至二○七頁。) 參讀:福音題綱,第九十一題;路加福音生命讀經,第三十四篇。

Continue reading

別受攪擾,神許可我們在荒涼零落中學習功課

在神智慧的安排裡,祂創造了人,又許可人一再的墮落,還許可人住在這地上,並且讓這地是如此的黑暗、敗壞和複雜;這乃是要彰顯神的智慧。神是要在這樣黑暗的光景中,產生出許多神的兒女,作祂兒子榮耀的配偶。等到新耶路撒冷顯現出來時,神就要完全的得著彰顯。 然而今天,這樣榮耀的光景還沒有顯現,在我們裡頭還沒有完全顯明,反而我們常覺得,裡面有許多不潔、不能,許多軟弱與失敗。在這樣一個軟弱的情景中,我們常想要作天使,住在天上,成為天上的一顆星。這是我們的憧憬和理想,但這不一定正確。盼望你我都持守一個平衡,我們雖然不滿意於我們的景況,但不要因著我們的感覺一直受攪擾,這些都是打岔。我們一面要學習謙卑,不以為自己已經達到了一個什麼境地,得著了什麼,看見了什麼。另一面,我們也不要受攪擾,以為今天我們還沒有看見什麼,還是如何的不行。 以弟兄姊妹實際的生活為例,可能有的人單身,沒有家累,早上起床後,就可以好好晨更享受主,晚上也能按時上床就寢。然而有些家庭孩子還小,若是孩子生病,作母親的半夜還要起來餵孩子吃藥。第二天早上,自然是無法起來晨更。然而,她若是能在那一天,用一點零碎的時間享受主,那操練就是真的。 盼望我們都能清楚,在零落中學的功課才是真實的。當日亞伯拉罕蒙神帶領,經過伯特利和艾。(創十二 8)一面是伯特利,原文意,神的家;另一面是艾,原文意,亂堆。這意思是,按著當時的情景,亞伯拉罕所面對的,一面是神的家,另一面卻是亂堆,是荒涼。在我們的生活中,有許多情景的確叫我們感覺混亂、荒涼。比方,丈夫的情形、兒女的情形,都叫我們感覺混亂、荒涼。今天所有作父母的,幾乎都覺得兒女是混亂、荒涼的;而少年弟兄看父母的光景,也是混亂、荒涼的。特別是當你有一點屬靈的追求,有一點摸著時,立刻你就會感覺你旁邊有混亂、荒涼的光景。你覺得你所在的召會荒涼,講台的信息不能滿足你。雖然你覺得那裡是伯特利,神的家,但另一面你也覺得那裡有艾,有亂堆,一面你覺得有神同在,但另一面你也覺得荒涼。 這一切的荒涼,雖不能說是神的創造,但起碼可說是神智慧的許可,祂許可許多荒涼的光景。兩千年來沒有一個人能說,他願意他的兄弟姊妹屬靈,他的兄弟姊妹就屬靈了,她願意她的丈夫屬靈,她的丈夫就屬靈了。屬靈的丈夫巴望妻子屬靈,屬靈的妻子巴望丈夫屬靈,屬靈的父母巴望兒女屬靈,屬靈的兒女巴望父母屬靈,但結果都事與願違。在兩千年的召會歷史中,我們還難得看見當父母巴望兒女屬靈,兒女就屬靈的,或者當兒女盼望父母屬靈,父母就屬靈了。 為什麼會有這些荒涼的情形?因為神要讓你我認識現時的光景。召會歷史有例可尋,那些不屬靈、不愛神的人,反倒有屬靈的兒女。那些屬世界、不愛神的兒女,反而有屬靈的父母。像蓋恩夫人那樣屬靈的人,她盼望丈夫能和她在靈裡同走一條路,達到同樣的境地。然而一路上,蓋恩夫人的丈夫都是她的一個纏累和十字架。這一切都是神許可的。為什麼呢?因為這是最好的田地、最好的「溫床」,來培養真實屬靈生命的長大。 摘自「事奉主者的資格、追求與學習」第二篇 認識屬於生命長進的真實光景,並看見基督與召會的啟示(十三),台灣福音書房出版

Continue reading

早餐店里的母女

这一天是出大太阳的好天气,早上起床盥洗完之后,就照常往某一间早餐店去买早餐。 这一间早餐店的生意很好,每次来的时候客人都很多,但很特别的是,许多客人的面孔都是我所熟悉的,“原来有那么多人也跟我一样喜欢吃这一家的早餐。”心中有点沾沾自喜的滴咕着。 “妈妈,我的肚子好饿喔,”小女孩拉着妈妈的衣服并一边哭闹着说话。 “现在早餐店的客人很多,我们等一下喔,待会早餐就好了。”妈妈柔声的安抚孩子的情绪,不让孩子随意在外面发脾气。 “小姐,您的早餐好搂,总共是105元。”早餐店的阿姨把做好的早餐放在吧台上面。虽然早餐店里面的客人很多,但是手脚利落的阿姨很快的将客人点的餐点完成。 妈妈打开自己的包包后才发现钱包遗忘在家中。此时妈妈转过身来与自己的孩子说话:“妹妹,妈妈的钱包放在家里没有带出来,我们先一起回家拿钱包,待会再来拿早餐。” “呜…但是我现在肚子好饿,我想要现在吃早餐。”小女孩自个嚎啕大哭起来。 早餐店的阿姨看着眼前的景象,只能露出一脸无奈的样子。“老板不在,小本生意没办法赊账阿…。”阿姨继续忙着手边的工作。 “妈妈…我好饿喔…呜…妈妈…呜…”小女孩一直啜泣着。 小女孩的母亲一边安抚着孩子,一边拭去孩子流不停的眼泪。 这一对母女是我第一次看到她们在这家早餐店光顾,或许是慕名而来的吧!小女孩哭的那么惨,是不是肚子真的饿到受不了了?! 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还有些零钱。 “小姐,我这边还有一些零钱,够付你们早餐的费用,你先拿去付吧,不然孩子一直哭也不是办法。” 此时这位妈妈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表情显得有点尴尬却也露出一丝温暖的微笑。 “真是谢谢你了,不过我还是回家一趟拿钱包好了,谢谢你的好意喔!” 妈妈转身准备带她的孩子回家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昨天在菜市场买完菜老板有找零钱给她,好像放在外套的口袋里面。果然,手一摸就摸到了一些零钱,也顺利的直接把早餐带走了。离开时还转身再次跟我说声谢谢。 虽然当时我的好意并没有被那位妈妈接受,但现在想想,若是当时没有主动询问的话,心里一定不会很舒坦。 就好像在公交车上面让座给阿公阿婆一样,虽然他们不一定每次都会接受我的好意,但毕竟我是作了我应该作的事。 怜悯是将人所不当得的给人。如山谷的回声,回声与你的说话相同,你讲好话,回声也是好话,你讲坏话,则回声亦是坏话。 你怜悯别人,神也会对你施怜悯。 「怜悯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悯。」太五7

Continue reading

基督徒也有一个奥运会

每隔四年,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就会举办一次,让我们看见许多热血沸腾可歌可泣的竞赛故事。 但你可知道,在圣经中,使徒保罗也曾以奥运会作比喻,要我们这些信徒竭力奔跑属天的赛程? 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来看使徒保罗在林前九章二十四至二十七节的话。前两节说:「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应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华冠,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华冠。」 在保罗那个年代,老早已经有奥林匹克运动会。当时的希腊人为祭祀宙斯,在祭典中举行赛跑大会,获胜者所得的奖品乃是一顶华冠,一顶用橄榄树叶编成的环冠。他们每隔四年,在这样一个祭神竞技的赛会上争夺用树叶做的冠冕,然而不过数日,这顶华冠就会枯干毁坏了,因此保罗称它为能坏的冠冕。奥林匹克赛事上的运动员,为着世上属地短暂必朽的荣誉,尚且如此尽心竭力奔跑,何况基督徒要得到天上属灵的永远不能坏的冠冕,岂不更当奋力向前? (图片出处:美联社) 这里所说的「得着华冠」,不是指得着救恩,因为信的人就已经得救了。这里的「华冠」,乃是指信徒在生活中得胜,以致在将来得着奖赏说的。如果你只求免去沉沦,得着神永远的生命,是的,不需要更多的努力,信就已经得着了;但别忘了在进入终极的结局-新耶路撒冷之前,还有一个千年国,你若渴求从神从主而来的赏赐,给得胜者的千年国赏赐,并免去对失败者在国度外面黑暗里的惩治,你就必须奋力奔跑! 所以二十六至二十七节,保罗继续说:「所以我这样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这样斗拳,不像打空气的;我乃是痛击己身,叫身为奴,免得我传给别人,自己反不蒙称许。」这里的不蒙称许,指的正是失去得胜者的奖赏。为了不要失去奖赏,保罗对待自己非常苛刻,他甚至用了非常强烈的字眼,说是痛击己身,也就是把自己眼睛附近打得乌青。当然这不能按字面上的意义来领会,以为保罗主张虐待自己的身体;这只是一个比喻,表达保罗强烈的意愿。 保罗在林前十章五节,又举了摩西时代的以色列人作为反面事例:「但他们大多数的人,神并不喜悦,因此他们倒毙在旷野。」就某种意义说,所有的以色列人当时都在赛跑,当他们出埃及、过红海时,他们都是在赛跑,但他们中间很多人半途而废。保罗为我们描绘了这幅图画,让我们看见他一定要好好地跑,惟恐自己不蒙称许,而失去奖赏。 保罗是这样的竭力奔跑,但你我跑得如何?你看,当保罗写哥林多前书时,他是这样认真的奔跑赛程,但他还不确定将来必会得着奖赏。即便是在他尽职后期所写的腓立比书中,三章十三至十四节还是说:「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取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竭力追求,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召我向上去得的奖赏。」在这两节里,我们看见保罗还在竭力追求,还没有把握是否赢得了奖赏。 直到写提摩太书时,保罗终于有把握得着了奖赏。提后四章六至八节说:「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主,那公义的审判者,在那日要赏赐我的;不但赏赐我,也赏赐凡爱祂显现的人。」写了这些话不久,保罗就殉道了。我们能否在我们一生的末了,也说这样的话?我们是否也能说,我们已经打过了美好的仗,跑尽了当跑的路,守住了当守的信仰,并且有公义的冠冕为我们存留? 今天我们长得如何?跑得如何?这些问题的答案,要决定我们的将来。很多基督徒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以为只要他们得救了,就理所当然有分于千年国度。然而,得救是借着信,但要与主一同作王一千年并不是救恩的事,乃是奖赏的事,这奖赏能否鼓励我们好好奔跑路程,在今生继续不断,与主的恩典合作而长大成熟? 如果我们一直正确的长大,以致成熟,将来就会得到赏赐,享受神赐给的安息。我们智能的父,以要来千年国的安息作我们的赏赐,好叫我们今天能正确的奔跑这个生命的赛程! 引用來源: | 水深之处福音网站 |

Continue reading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