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我憂鬱症的解藥

約翰福音十四章六節:『耶穌說,我就是道路、實際、生命…』
神不僅是可吃、可喝、可享受的一位神,也有醫治的大能。
主醫治了我嚴重的憂鬱症,若不是主,我可能已不在人世,或只能進出精神病院,也或許只能在街上遊蕩。我曾經在超市推著推車,走了兩個鐘頭走不出來,常是童裝店老闆娘牽我出超市;隔壁理髮院小姐送我到家門口,或是好心的客人,送我回家,看著我進門,他們才放心離開。
因著睡不著覺,我吃了許多的安眠藥及抗憂鬱藥物,記憶力日漸減退,人們跟我說話,常一轉頭就忘了,生活能力也漸漸喪失12+13竟然算不出來。我沮喪自卑到不行,每天都想自殺。榮總醫院精神病房住了兩次,其中一次是一位姐妹開車送我進去的。
萬芳醫院住了兩次,第一次因著睡不著、吃不下,已不良於行也無法自行洗澡,我是進去學洗澡學走路的。第二次還因著對先生的失望燒炭自殺,要不是小女兒剛好不舒服返家沒有上學救了我,否則也無法在今天向大家見證耶穌基督的復活大能。
當時我的女兒只有小學一年級,一位姊妹天天放學後幫我接送到她家照顧,等我下班7點後再到她家接回。她3、4年級時在黃弟兄家安親,他們夫妻為人極好,只象徵性收了一些錢。我真的非常感激他們夫妻在愛裡的扶持。
主極愛我,祂派遣一大票的弟兄姊妹來扶持我,住院期間也沒放棄我。有許多姊妹來醫院幫我辦理外出手續,帶我去參加主日聚會。出院後區裡其他弟兄姊妹輪流接送我參加小排聚集。 家中雜亂不堪但我卻無力整理,姐妹們捲起袖子就來我家中幫忙整理分類,不時還送吃的東西過來,因著睡不著覺全身酸痛不已,姊妹還帶我去做按摩,自己就在旁邊學師父的手法,回來後有空就常幫我按摩。剛受浸時自己天然的人覺得自己不配當基督徒,但是姊妹們告訴我,妳什麼都不要想,只要儘管享受神、倚靠神就好。
剛開始真是不懂什麼叫倚靠神,但是我仍然順服,跟著羊群的腳踪,參加晨興、小排、各種的聚會,主真是愛我。
『祂親自取去了我們的軟弱,擔當了我們的疾病。』慢慢的,我的憂鬱症從一天要吃十幾顆藥,到現在已完全不需服藥了。
詩篇103篇3節:『祂赦免你一切的罪孽,醫治你一切的疾病。』體重因著藥物最重到達86公斤,站著看不見自己的腳址頭,連自己的腳指甲都剪不到,現在是62公斤。
我們基督徒不是信了主就有外面所謂的福利平安,乃是我們天然的生命逐漸死去,基督的生命漸漸加多,我們所遭遇的各種環境,都是主允許的,環境乃是撒旦的作為,但是主的恩典夠我們用。
我們基督徒最寶貝的是我們有主可以倚靠,可以交託,痛苦時藉著呼求主名,使我們轉為平安。軟弱時我們可以誇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們,使我們重新得力變為剛強。其實我現在的環境比我第一次生病時要多好幾倍,但是我還是維持著喜樂。
也很感恩主所量給我的各種環境,表面看來我好像失去不少,實際上我得到更多,我現在在醫院和運動中心做復健,平常幫人家打掃,賺我們母女倆的生活費,雖然如此我仍是天天很喜樂,因為我把我的健康找回來了。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靈裡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諸天的國是他們的。』、『哀痛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
現在我跟主有很親密的交通,我的禱告密室是在游泳池,游泳時前五十公尺呼求主名,後一千九百五十公尺我會為會所傳講信息的教師們、區裡未得救家人及親朋密友、區裡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剛得救的弟兄姊妹、神家的下一代、區裡及我所認識的弟兄姊妹、我的母親、弟弟及他們的家人、再來是我的前夫、三個孩子、最後是為我自己,向主有很深的禱告。
非常感恩主所賜給我的平安,也很滿足主所量給我的一切,讚美主凡事都有祂的美意,願主賜福於我,擴張我的境界,我願將全人交託給祂,不求主刺挪去,但求主恩典加多。
很希望大家能跟我一樣,得到這上好的至寶,親身來經歷享受祂的豐富供應,一生來信靠祂,感謝讚美主,哈利路亞!榮耀歸神。
(台北市召會 張姊妹)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