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也有一个奥运会

每隔四年,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就会举办一次,让我们看见许多热血沸腾可歌可泣的竞赛故事。

但你可知道,在圣经中,使徒保罗也曾以奥运会作比喻,要我们这些信徒竭力奔跑属天的赛程?

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来看使徒保罗在林前九章二十四至二十七节的话。前两节说:「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应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华冠,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华冠。」

在保罗那个年代,老早已经有奥林匹克运动会。当时的希腊人为祭祀宙斯,在祭典中举行赛跑大会,获胜者所得的奖品乃是一顶华冠,一顶用橄榄树叶编成的环冠。他们每隔四年,在这样一个祭神竞技的赛会上争夺用树叶做的冠冕,然而不过数日,这顶华冠就会枯干毁坏了,因此保罗称它为能坏的冠冕。奥林匹克赛事上的运动员,为着世上属地短暂必朽的荣誉,尚且如此尽心竭力奔跑,何况基督徒要得到天上属灵的永远不能坏的冠冕,岂不更当奋力向前?

q20160723002605

(图片出处:美联社)

这里所说的「得着华冠」,不是指得着救恩,因为信的人就已经得救了。这里的「华冠」,乃是指信徒在生活中得胜,以致在将来得着奖赏说的。如果你只求免去沉沦,得着神永远的生命,是的,不需要更多的努力,信就已经得着了;但别忘了在进入终极的结局-新耶路撒冷之前,还有一个千年国,你若渴求从神从主而来的赏赐,给得胜者的千年国赏赐,并免去对失败者在国度外面黑暗里的惩治,你就必须奋力奔跑!

所以二十六至二十七节,保罗继续说:「所以我这样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这样斗拳,不像打空气的;我乃是痛击己身,叫身为奴,免得我传给别人,自己反不蒙称许。」这里的不蒙称许,指的正是失去得胜者的奖赏。为了不要失去奖赏,保罗对待自己非常苛刻,他甚至用了非常强烈的字眼,说是痛击己身,也就是把自己眼睛附近打得乌青。当然这不能按字面上的意义来领会,以为保罗主张虐待自己的身体;这只是一个比喻,表达保罗强烈的意愿。

保罗在林前十章五节,又举了摩西时代的以色列人作为反面事例:「但他们大多数的人,神并不喜悦,因此他们倒毙在旷野。」就某种意义说,所有的以色列人当时都在赛跑,当他们出埃及、过红海时,他们都是在赛跑,但他们中间很多人半途而废。保罗为我们描绘了这幅图画,让我们看见他一定要好好地跑,惟恐自己不蒙称许,而失去奖赏。

保罗是这样的竭力奔跑,但你我跑得如何?你看,当保罗写哥林多前书时,他是这样认真的奔跑赛程,但他还不确定将来必会得着奖赏。即便是在他尽职后期所写的腓立比书中,三章十三至十四节还是说:「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取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竭力追求,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召我向上去得的奖赏。」在这两节里,我们看见保罗还在竭力追求,还没有把握是否赢得了奖赏。

直到写提摩太书时,保罗终于有把握得着了奖赏。提后四章六至八节说:「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主,那公义的审判者,在那日要赏赐我的;不但赏赐我,也赏赐凡爱祂显现的人。」写了这些话不久,保罗就殉道了。我们能否在我们一生的末了,也说这样的话?我们是否也能说,我们已经打过了美好的仗,跑尽了当跑的路,守住了当守的信仰,并且有公义的冠冕为我们存留?

今天我们长得如何?跑得如何?这些问题的答案,要决定我们的将来。很多基督徒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以为只要他们得救了,就理所当然有分于千年国度。然而,得救是借着信,但要与主一同作王一千年并不是救恩的事,乃是奖赏的事,这奖赏能否鼓励我们好好奔跑路程,在今生继续不断,与主的恩典合作而长大成熟?

如果我们一直正确的长大,以致成熟,将来就会得到赏赐,享受神赐给的安息。我们智能的父,以要来千年国的安息作我们的赏赐,好叫我们今天能正确的奔跑这个生命的赛程!

引用來源:
| 水深之处福音网站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