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愛的父

『於是起來往他父親那裏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熱切的與他親嘴。兒子說,父親,我犯罪得罪了天,並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稱為你的兒子。父親卻吩咐奴僕說,快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手上,把鞋穿在他腳上,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讓我們喫喝快樂。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他們就快樂起來。』-路加福音15:20-24 人離開且遠離神 路加十五章十一至二十四節的比方,把神和人的關係比作父子的關係,這證明人是出於神的。人是神所造的,雖然人還沒有得著神自己的生命,但現在人生存的生命,乃是出於神的。從創造這一面來說,人也可說是神的兒子。在這比方中,說到小兒子到了一個時候,分取了父親的家業,離開父親到遠方去了。這是比方人從神那裏取得了天然一切的秉賦,就遠離神了。小兒子到了遠方,就任意放蕩浪費貲財,既耗盡了一切所有的,就窮苦起來,只好去放豬。這比方人離開神,就落到罪惡裏,任意妄為,過著罪中的生活,將神給人一切的秉賦放蕩盡了。放豬乃是象徵過罪惡的生活,因為豬是污穢的東西。在這裏要形容人如何過放豬的生活,例如看電影、跳舞等都是放豬的生活,電影院、舞廳等就是豬圈。   人歸向神並想為神作工 小兒子在窮困中就醒悟過來,想起父家的福樂。這是比方人在罪中,過罪惡的生活,到了窮途末路時就想起神來,或想起神的福分來。窮苦很容易叫人醒悟。有人犯罪還沒犯到窮途時,是不容易醒悟的。跳舞、打牌到了窮途,才能醒悟過來。小兒子醒悟過來,就定意回到父親那裏去。人從罪惡途中醒悟過來時,也都是頂自然的要歸向神。 小兒子要歸向父親的時候,就想到自己的罪,覺得不配再作兒子,只願意作雇工。所以他就豫備好了四句話去見父親。第一句是:『父親,我犯罪得罪了天。』第二句是:『並得罪了你。』第三句是:『我不配再稱為你的兒子。』第四句是:『把我當作一個雇工罷。』這表明每當一個罪人醒悟過來要轉向神時,都自然感覺自己得罪神,並且覺得不配白白的得神的福分。換句話說,他覺得自己不配從神白白領受甚麼。因此,他只盼望在神面前修改自己,用自己的行為換得神的寬待。這是每一個悔改罪人的錯誤觀念,因為人總想憑立功、立德換得神的寬待。   人不明白神的心 小兒子雖然有謙卑的思想,感覺不配再作兒子,只願作雇工,但是卻不認識父親的心腸。父親的心是一直在等待兒子。許多罪人雖有謙卑的心,卻不認識神的心腸。神的心意不是要悔改的罪人為祂作工,而是要他們成為祂的兒子。雇工所得的,都要付上代價,就是要有了行為纔能得到,但兒子是從父親白白得到一切。   神接納人 小兒子回來,離父親還遠的時候,父親就遠遠看見了他。這證明不是他來轉向父親,乃是父親等候接納他。他想父親是待在父家之內,需要叩門多時,父親纔差人出來開門,然後藉著通報再向父親求恩。那知道不是他來歸向父親,乃是父親出來迎接他。這就告訴我們說,不是罪人悔改歸向神,乃是神等候接納悔改的罪人。許多人以為必須向神祈禱多時,纔能蒙神垂聽,那知道神老早就在那裏等候接納悔改的罪人。 父親一見到小兒子,就動了慈心。父親的心先動了,就跑去抱著他的頸項。跑是腿動,跑就是用時間縮短空間的距離,這完全是父的慈心所作的;抱是手動了,也是全人動了;連連與他親嘴,是人最能表情的部分都動了。這表明說,天上的神,一碰見悔改的罪人,祂的慈心就動了,在時間上縮短了空間的距離,祂整個的心都堆在一個悔改的罪人身上。許多人悔改時,也都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感覺。在他要悔改時,以為神是何等威嚴可畏,但在悔改之後,他發現神是何等可親可近。   神稱義人 當父親與小兒子親嘴時,小兒子就開口說出所豫備的話。他豫備了四句話,但剛說了三句,父親就開口打斷他的話。他說到我不配再稱為你的兒子時,父親卻吩咐僕人說,把那上好的袍子拿來給他穿。父親的心不忍得聽他說不配再稱為兒子,所以就吩咐人把那上好的袍子拿來給他穿。這個『那』字,是很重的一個字,『那』袍子是早已豫備好了的袍子。父親一說,僕人就知道了。所以父親只要說『那』上好的袍子,僕人就領會了。還戴上戒指,穿上鞋,宰了肥牛犢。這些都出乎浪子的意外。 我們也像小兒子豫備了一套說辭,神卻把豫備好了的袍子拿來給我們穿上。這個『卻』字是新約裏的大字,這一『卻』,我們就得救了。我該定罪,神『卻』來稱義;我該下火湖,但『卻』有分於聖城。穿上袍子指著基督作我們的義說的;罪人穿上基督,就與神相稱,得稱為義。 父親也給兒子穿上鞋,叫他和地有了分離。鞋把人和地分開了。人一歸向神,得稱為義,並有聖靈作印記之後,就能和地分開。喫肥牛犢,是指著基督作生命給我們享受說的。基督進到我們裏頭,我們纔能飽足快樂。   神人同樂 到這時,父親與小兒子一同喫喝快樂。兒子沒有回來,父親是不快樂的;當兒子在外面流蕩痛苦時,父親在家裏也是痛苦的。罪人沒有快樂,神也沒有快樂;等到罪人快樂了,神纔快樂。小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一個罪人歸向神,被神接納而稱義得生,就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福音題綱,二○二至二○七頁。) 參讀:福音題綱,第九十一題;路加福音生命讀經,第三十四篇。

Continue reading

別受攪擾,神許可我們在荒涼零落中學習功課

在神智慧的安排裡,祂創造了人,又許可人一再的墮落,還許可人住在這地上,並且讓這地是如此的黑暗、敗壞和複雜;這乃是要彰顯神的智慧。神是要在這樣黑暗的光景中,產生出許多神的兒女,作祂兒子榮耀的配偶。等到新耶路撒冷顯現出來時,神就要完全的得著彰顯。 然而今天,這樣榮耀的光景還沒有顯現,在我們裡頭還沒有完全顯明,反而我們常覺得,裡面有許多不潔、不能,許多軟弱與失敗。在這樣一個軟弱的情景中,我們常想要作天使,住在天上,成為天上的一顆星。這是我們的憧憬和理想,但這不一定正確。盼望你我都持守一個平衡,我們雖然不滿意於我們的景況,但不要因著我們的感覺一直受攪擾,這些都是打岔。我們一面要學習謙卑,不以為自己已經達到了一個什麼境地,得著了什麼,看見了什麼。另一面,我們也不要受攪擾,以為今天我們還沒有看見什麼,還是如何的不行。 以弟兄姊妹實際的生活為例,可能有的人單身,沒有家累,早上起床後,就可以好好晨更享受主,晚上也能按時上床就寢。然而有些家庭孩子還小,若是孩子生病,作母親的半夜還要起來餵孩子吃藥。第二天早上,自然是無法起來晨更。然而,她若是能在那一天,用一點零碎的時間享受主,那操練就是真的。 盼望我們都能清楚,在零落中學的功課才是真實的。當日亞伯拉罕蒙神帶領,經過伯特利和艾。(創十二 8)一面是伯特利,原文意,神的家;另一面是艾,原文意,亂堆。這意思是,按著當時的情景,亞伯拉罕所面對的,一面是神的家,另一面卻是亂堆,是荒涼。在我們的生活中,有許多情景的確叫我們感覺混亂、荒涼。比方,丈夫的情形、兒女的情形,都叫我們感覺混亂、荒涼。今天所有作父母的,幾乎都覺得兒女是混亂、荒涼的;而少年弟兄看父母的光景,也是混亂、荒涼的。特別是當你有一點屬靈的追求,有一點摸著時,立刻你就會感覺你旁邊有混亂、荒涼的光景。你覺得你所在的召會荒涼,講台的信息不能滿足你。雖然你覺得那裡是伯特利,神的家,但另一面你也覺得那裡有艾,有亂堆,一面你覺得有神同在,但另一面你也覺得荒涼。 這一切的荒涼,雖不能說是神的創造,但起碼可說是神智慧的許可,祂許可許多荒涼的光景。兩千年來沒有一個人能說,他願意他的兄弟姊妹屬靈,他的兄弟姊妹就屬靈了,她願意她的丈夫屬靈,她的丈夫就屬靈了。屬靈的丈夫巴望妻子屬靈,屬靈的妻子巴望丈夫屬靈,屬靈的父母巴望兒女屬靈,屬靈的兒女巴望父母屬靈,但結果都事與願違。在兩千年的召會歷史中,我們還難得看見當父母巴望兒女屬靈,兒女就屬靈的,或者當兒女盼望父母屬靈,父母就屬靈了。 為什麼會有這些荒涼的情形?因為神要讓你我認識現時的光景。召會歷史有例可尋,那些不屬靈、不愛神的人,反倒有屬靈的兒女。那些屬世界、不愛神的兒女,反而有屬靈的父母。像蓋恩夫人那樣屬靈的人,她盼望丈夫能和她在靈裡同走一條路,達到同樣的境地。然而一路上,蓋恩夫人的丈夫都是她的一個纏累和十字架。這一切都是神許可的。為什麼呢?因為這是最好的田地、最好的「溫床」,來培養真實屬靈生命的長大。 摘自「事奉主者的資格、追求與學習」第二篇 認識屬於生命長進的真實光景,並看見基督與召會的啟示(十三),台灣福音書房出版

Continue reading

我曾經恨一個姊妹:從一鍋紅燒牛肉麵談起

「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馬太5:44) 若沒有掉入黑暗的經歷,不會知道神的話就算是命令,都帶著祝福的能力!神藉著這段聖經救過我! 有一天,我因自願擔起某一次小組的愛筵服事而喜樂無比,覺得有機會服事弟兄姊妹,真是神高抬了我。當然,神也賜我夠用的恩典,前一天就歡喜預備完成了一大鍋香噴噴40人份的紅燒牛肉麵,隔天更因這牛肉麵的服事得了許多稱讚而沾沾自喜,幾乎是高興到了雲端—當然啦,我絲毫不覺得我已竊取了神的榮耀。 就在我忙進忙出用喜樂的心服事完的兩天後,無意間遇到一位年長的姊妹,她像是終於找到罪魁,劈頭就向我發怨言,並在憤怒中指教了我一番,大意就是:「你們何必這麽費功夫煮牛肉麵,買便當就可以了!」 原來她負責整潔服事。 哇!這下可好了,她這番話似乎就像大桶冰水澆熄了我的沾沾自喜,雖然表面上我沒有什麼反應,但實際上,我迅速地從快樂的雲端掉到了憤怒的深淵中,裏頭有無止盡的黑暗……。 那段時間,我的心裡面常常因這件事悶悶不樂,內心充滿了許多理由、埋怨、委屈、憤怒,甚至是論斷與定罪,覺得她實在不會欣賞我的美麗,她實在是自以為是的老人……。不僅如此,一週又一週過去了,我越來越不快樂,我不但無法親近神,到了聚會的地方,還不自覺地思想她的「惡」,心中也不斷擴大她的缺點,甚至找到機會就論斷這位姊妹。當然,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何等的自義、驕傲、自大、自尊。 哦,我的主啊,幸好時候到了,我的盡頭到了,祂就能在我身上施行拯救。 三個月之後,我忍受不住自己裡面的苦,忍受不住沒有神的光的日子被黑暗完全吞噬了我;我終於雙膝向神跪下,癱軟的來到主前禱告說,主啊~主啊~憐憫我,求祢憐憫我,我知道我裡面的黑暗,但我勝不過啊~求祢救我出來。 就在我不敢再掙扎向神呼求的時候,神的光就真的就臨到了我,我的內心終於出現了這段熟到不能再熟的聖經話語: 「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 我誠實地跟神回應:「我沒有愛,我愛不出來,我不知道要愛她什麼,甚至也不知為她禱告什麽,但是主,我願意,我願意聽祢的話,我不敢再有自己的意思,只要祢救我!」 就這樣,我開始每天早晨跪在神的面前,為著這位姊妹安靜的尋求與等候,等候有什麼可以體貼神心意的禱告,能為她向神獻上。連續一個月,我為她的心情,為她的獨居,為她的孤單,為她許久沒見的女兒,為她的健康,為著她的辛勞,為著她說不出的苦,為著她不能饒恕人的苦,為著她服事主的一份,每天為她祝福禱告,漸漸漸漸的我看她的眼光就不同了,可以看到可愛的一面,也能體恤她服事的辛勞,心中也開始為著她不斷湧出感謝。 親愛的弟兄姊妹,以前的我認為要愛仇敵並為逼迫我的人禱告,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這個命令根本就是神對我們超高標準的要求,怎麼可能做得到,祂何必這樣為難我們呢? 但如今,我知神做事奇妙可畏,只要我們願意順服祂,祂能叫我們真實的明白過來,心眼被打開,神的話是帶著生命帶著能力帶著祝福的。祂就是那一位能夠帶我們出黑暗並且進入奇妙光明的神,並且是唯一的救主!! 神藉著這個經歷,叫我更相信祂不會錯,凡事臨到我們,都是祂量身訂做的,都有祂的美意,只要我們不再堅持自己,願意放棄存留恨意的權利,把主權交給祂,用祂的眼光看事情,並向我們的主說,主啊!祢怎麼說,僕人敬聽。祂就樂意向完全順服祂的人傾倒祂的祝福,因為順服就是蒙福的開始。 無論你正遭遇什麼逼迫與患難,願神親自祝福你!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