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愛的父

『於是起來往他父親那裏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熱切的與他親嘴。兒子說,父親,我犯罪得罪了天,並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稱為你的兒子。父親卻吩咐奴僕說,快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手上,把鞋穿在他腳上,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讓我們喫喝快樂。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他們就快樂起來。』-路加福音15:20-24 人離開且遠離神 路加十五章十一至二十四節的比方,把神和人的關係比作父子的關係,這證明人是出於神的。人是神所造的,雖然人還沒有得著神自己的生命,但現在人生存的生命,乃是出於神的。從創造這一面來說,人也可說是神的兒子。在這比方中,說到小兒子到了一個時候,分取了父親的家業,離開父親到遠方去了。這是比方人從神那裏取得了天然一切的秉賦,就遠離神了。…..

Continue reading

別受攪擾,神許可我們在荒涼零落中學習功課

在神智慧的安排裡,祂創造了人,又許可人一再的墮落,還許可人住在這地上,並且讓這地是如此的黑暗、敗壞和複雜;這乃是要彰顯神的智慧。神是要在這樣黑暗的光景中,產生出許多神的兒女,作祂兒子榮耀的配偶。等到新耶路撒冷顯現出來時,神就要完全的得著彰顯。 然而今天,這樣榮耀的光景還沒有顯現,在我們裡頭還沒有完全顯明,反而我們常覺得,裡面有許多不潔、不能,許多軟弱與失敗。在這樣一個軟弱的情景中,我們常想要作天使,住在天上,成為天上的一顆星。這是我們的憧憬和理想,但這不一定正確。盼望你我都持守一個平衡,我們雖然不滿意於我們的景況,但不要因著我們的感覺一直受攪擾,這些都是打岔。我們一面要學習謙卑,不以為自己已經達到了一個什麼境地,得著了什麼,看見了什麼。另一面,我們也不要受攪擾,以為今天我們還沒有看見什麼,還…..

Continue reading

我曾經恨一個姊妹:從一鍋紅燒牛肉麵談起

「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馬太5:44) 若沒有掉入黑暗的經歷,不會知道神的話就算是命令,都帶著祝福的能力!神藉著這段聖經救過我! 有一天,我因自願擔起某一次小組的愛筵服事而喜樂無比,覺得有機會服事弟兄姊妹,真是神高抬了我。當然,神也賜我夠用的恩典,前一天就歡喜預備完成了一大鍋香噴噴40人份的紅燒牛肉麵,隔天更因這牛肉麵的服事得了許多稱讚而沾沾自喜,幾乎是高興到了雲端—當然啦,我絲毫不覺得我已竊取了神的榮耀。 就在我忙進忙出用喜樂的心服事完的兩天後,無意間遇到一位年長的姊妹,她像是終於找到罪魁,劈頭就向我發怨言,並在憤怒中指教了我一番,大意就是:「你們何必這麽費功夫煮牛肉麵,買便當就可以了!」 原來她負責整潔服事。 哇!這下可好了,她這番話似乎就像大桶冰水澆熄了我的沾沾自喜…..

Continue reading

神是我憂鬱症的解藥

約翰福音十四章六節:『耶穌說,我就是道路、實際、生命…』 神不僅是可吃、可喝、可享受的一位神,也有醫治的大能。 主醫治了我嚴重的憂鬱症,若不是主,我可能已不在人世,或只能進出精神病院,也或許只能在街上遊蕩。我曾經在超市推著推車,走了兩個鐘頭走不出來,常是童裝店老闆娘牽我出超市;隔壁理髮院小姐送我到家門口,或是好心的客人,送我回家,看著我進門,他們才放心離開。 因著睡不著覺,我吃了許多的安眠藥及抗憂鬱藥物,記憶力日漸減退,人們跟我說話,常一轉頭就忘了,生活能力也漸漸喪失12+13竟然算不出來。我沮喪自卑到不行,每天都想自殺。榮總醫院精神病房住了兩次,其中一次是一位姐妹開車送我進去的。 萬芳醫院住了兩次,第一次因著睡不著、吃不下,已不良於行也無法自行洗澡,我是進去學洗澡學走路的。第二…..

Continue reading